微笑的雨尘2011

鸱吻与清水砼(01)醉弟弟诳语救明楼 精哥哥娇憨挽阿诚

青卿:

目录:《鸱吻与清水砼》目录


前言:


前阵子有位姑娘在微博聊起,为什么楼诚有那么多种职业的AU,却没见到建筑师AU。


我不常刷tag,也许有过建筑师AU而错过了,也未可知。但我记得有好几位高产的姑娘都是建筑学出身,却选择了其他角度来写楼诚。哈哈,莫不是大家都对本行业失去兴趣了?


这倒勾起了我的一点兴致。虽然离开这一行已经很多年了,不过返回来吐吐槽也挺有意思。


写之前还是预警一下吧:


1.鉴于本人不热爱这一行,所以笔下人物也很可能并不热爱本职工作,不愿意在这伟大而浪漫的行业中为社会主义增砖添瓦。这大概与其他楼诚AU的主旨相去甚远。


2.我要挑战一下自己:楼诚在本文时间段尚未开启恋爱模式。


3.本文预计是:月更。每月的日子提前或推后也是有可能的,偶尔还会发生紊乱。


4.目前只有模糊的构思和时间线,跟上一部《一次别离》一样,也是写到哪儿算哪儿,所以没法做任何情节预告。


5.某些章的回目是套用《红楼梦》回目,只为好玩儿,内容人物均与红楼无关。


本文只发在LOFTER,以免被三次元的旧友追杀。233


 



(配图源自网络,地址见水印。侵删。) 




~~~~~~~~正文分割线~~~~~~~~


《醉弟弟诳语救明楼 精哥哥娇憨挽阿诚》 




接到梁仲春电话时,明楼刚敬完汪芙蕖第二杯酒。


推开滑盖接听,习惯性就想摁免提,反应过来不对,一边冲对面两人浮上抱歉一笑,一边把手机举到耳边。


梁仲春的声音急促又焦虑:“明总!我们刚下八达岭高速,二明工喝大了,您看是送回家还是……?”


“不是一早就出发的?怎么半路还喝酒了?”


“嗐,别提了!中午在呼和浩特跟当地领导又喝了一顿。我现在担心那别是假酒,穆青刚才也吐得厉害。”


“那还不送医院!”


对面隐约传来明诚虚弱的声音:“不去医院,没事儿……”


“明总,二明工他不肯去!”


明楼眉头紧皱:“我马上往回赶,你们在小区西门等我。万一情况不好,直接去北医三院!”


 


汪芙蕖和汪曼春都停下筷子看他。“谁病了?明台?”


“是阿诚。去鄂尔多斯交底,又被灌了。就怕那边酒有问题。”明楼端起高脚杯,“抱歉我得赶紧回去,汪老师,下次您来北京我再陪您。”


“你这个弟弟,现在也快能独当一面了吧?小伙子嘛,多出去历练历练就有经验了,到时候也能当你左膀右臂了。”


汪曼春嗤了一声:“哪儿呀!阿诚早就离开我师哥自立门户了,人家现在是住宅所挑大梁的能人。梁仲春可真是得了宝了!哎,师哥,我让叔叔的司机送你?”


明楼已经穿上大衣戴好围巾:“不用,我打车。曼春你陪老师吃好,回头联系。”


 


在服务台结了账,明楼急匆匆走出香格里拉。已经过了晚高峰,西三环基本畅通,出租车只是最后拐到知春路上被堵了一小会儿。


小区西门外并没有梁仲春的宝来,只一辆黑色奔驰打着双闪,驾驶室出来的正是梁仲春。


“明总,您还挺快!”梁仲春拉开左后车门扶出一个软软的明诚,搂着腰架起来,“二明工说他好多了,睡一觉就好。”


明楼快步上前揽过人来,听到一声沉沉的“大哥”。路灯下,青年的脸色没有预想中那么差,脸颊只微微酡红,唇色正常,身上酒味也并不算重,这让明楼放下些心来。


“喝了多少?”


“也没多少。不过集宁到张家口堵了会儿车,蓝兰那丫头开得猛,二明工可能有点儿晕车。”


“确定不是假酒?”


“我又想了想,那么大的领导在,应该不至于。”


“没事儿就好。下次你们该谁喝的谁喝,别再叫他挡酒!”


“是是是!一定一定!”梁仲春望着明楼的后背,抽了口凉气。


明楼却又停下来回头:“你换车了?”


“没有。这不走高速嘛,借了二所的车,自动巡航省得腿抽筋。”


“腿好利索了?”


“当然!要不哪敢带着兄弟们跑长途呢!”


 


拐进小区,压在肩上的分量突然变轻了,怀里的青年直起身子:“大哥,我自己能走。”


明楼疑惑地看了看他侧脸的酡红,还是收紧了右臂:“走。”


“大姐来北京了。”


这下明楼停了步:“什么时候?”


“刚才快到收费站的时候,明台从单宿给我打电话,问我赶得上回来一起吃夜宵么,说要给我个惊喜。我胃里难受,就说赶不回来。”明诚微微挣开明楼的手,自己往前挪步,“他挂断之前,我听见大姐的手机铃声了。”


“确定?”


“嗯。我给单宿追了个电话,小许接的,说大姐刚才空降到单宿,接上明台去香格里拉了。”


“也是香格里拉?……哦,可能跟汪芙蕖一样,参加节能建筑研讨会的。”


“我怕大姐撞上你们……”


“所以你就叫梁仲春来吓唬我?”明楼再次揽住脚步轻浮的青年,这次没有搂腰,只是右手往他肩头加了些力气,“没有下次了啊!”


“不算吓唬吧?”小区活动场旁边的路灯被卸掉几盏,有些昏暗,衬出青年闪亮眼睛里藏的一丝笑意,“我真的喝多了,下午在紧急停车带吐完才好点儿。”


“就不能电话里跟我直说么?”


“谁知道你会不会开免提!”


明楼有些后悔自己今天的迟钝和信口开河:“明台之前也给我打电话了,也是说要给我惊喜。我随口说了句要陪甲方吃饭,啧,估计被大姐听见了。”而且当时语气也不好,唉。


“等大姐入住完,肯定跟咱们联系。或者一会儿你给明台打个电话,在大姐面前好好表现一下做哥哥的日常对弟弟的关心。”明诚才说完,脑门就被不轻不重弹了一下。


 


进了家门,明楼把明诚扶到餐桌前坐好,自己进厨房烧水。明诚伸脖子看了一眼厨房的垃圾桶,里面只有几个方便面口袋。看来自己出差这三天,大哥又没开伙。


“路上吃饭了么?”


“在张家口吃的肯德基。”


“梁仲春真能省。”


“大家都着急回家嘛。吃肯德基总比喝大酒强。”明诚接过明楼洗的苹果咬了一口,“可逗了,蓝兰跟梁仲春都一个毛病,天一擦黑就不认路,吃完饭还是我指路才找着高速入口的。”


“你都喝醉了还能指路?用GPS多省心。”


“那么个南北一条线的城市,怎么可能走错方向!再说GPS也不准,上次去大连,梁仲春听GPS的,差点儿把我们一车人拉到河里去。”


明楼想想,自己开车也是每每把明诚当成活GPS使的,不禁一笑:“这回去了几辆车?不是说七所给哪个旗做的办公楼也一起验收?”


“对。戴院长和林总他们七所的一辆车,我们四个一辆。”


“你们才四个人就交底了?蓝兰是结构、穆青是电气……水暖呢?”


“水是吴清流,暖是童虎,都没让去。梁总一肩挑了,反正是他老本行。”


“嘁,他都多少年没画过图了!”水开了,明楼倒出两杯晾着,“不会就为省差旅费吧?”


“蓝兰穆青这对儿,正好凑一间,换了别人还不行呢。梁仲春那人你还不知道,精打细算!别的所都好几辆公车,我们所只有那辆奥德赛,凑不够七个人还舍不得开出来。而且连个司机都不配。”


“抠死他!”


“上次我和蓝兰跟他去乌拉特后旗,火车到临河站是凌晨三点多吧,他愣是开了个三人间说凑合躺会儿别太讲究,又说火车站边小旅馆姑娘家一人住一间有危险……不过这倒是真的。好在蓝兰不挑。”


 


明楼灌完壶,在明诚对面坐下,说:“就梁仲春这点儿道行,你真愿意跟着他干?不如回我设计室来吧!阿诚,你走这一年多,我可是诸事不顺。”


明诚闻言抬眼,努力分辨这话里调笑的成分占了几成,然后撇了撇嘴:“你哪次急活儿我不管你了?再说,这次西禄寺竞标,你是故意输给汪曼春的吧?那可怪不到别人身上!”


“嘿,你小子!”


“拉萨的项目肯定要延期,不可抗力嘛,谁也没办法。你也正好歇歇。”


“这倒也是。”明楼身子前倾,胳膊撑在桌子上,与明诚对视,“阿诚,我是认真的:你回不回来我都没意见,只是希望你找到自己喜欢的方向——我总觉得你在住宅所有点儿屈才。”


“怎么会!住宅所在咱们院虽然不算拔尖,可跟其他大院横向比,也并不弱。而且我攒些住宅的经验,以后也可以随时给大姐帮帮忙嘛,省得她老数落你这大设计师不管她。”


“噢!合着你是为了大姐才抛下大哥的。”


明诚躲开对面咄咄的视线,声音低下来:“再说,安得广厦千万间,这也是我学建筑的初衷么!”


明楼想起17年前那个逼仄的亭子间里,缩在墙角里那小小一团。阿诚这些年从没提过“安得广厦千万间”这样的话,明台问起“阿诚哥你为什么也学建筑”,他只是笑笑不答。明家的孩子都走了这条路,天经地义一般。


“嗯。你自己喜欢就好。反正我这里,随时欢迎你回来。”


明楼发现,自己每次低着声呵着气说话,明诚就不肯跟自己对视。比如现在,明诚偏过头,伸手去握他那杯水。


明楼赶紧拦住:“烫!”




下一章:(02)大哥哥是信口开河 长姐姐偏寻根究底

评论

热度(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