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凌李】今夜还吹着风【03】

致力于研究宇宙:

凌大院长X李大警官。


虽然俩都是某种意义上的高危行业,但就是想走轻松温情路线。


俩人在我心中都硬气的不行。OOC,OOC,OOC。


大概就是俩情商都不咋高的人双向暗恋,有点慢热,更新不定。


关于职业全部瞎编。


前文提要:01 02




03.


 


李熏然最近的心情都还不错,鉴于上一个案子已经圆满完成了。出了车祸的罪犯交代了所有事情经过还有残余细节,被绑架的小孩子也都悉数救回。就只差最后一个公文上的手续了。李熏然迫不得已,又回到了那间医院。


 


手续没有办多久,倒是李熏然一路东张西望提心吊胆的老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遇上点啥。办手续的中年女性写完最后一个签名,抬起头来推了推金丝眼镜,问道,“怎么了,警官,还有什么事情吗?”


 


李熏然迟疑了一会儿,问道,“诶,你们院长办公室在哪里呀?”他把文件夹竖着立在桌面上,用双手紧紧握住上方,微微向前倾了倾身子,一双眼睛转来转去,对方堤防着望了他一眼,紧接着,又望了一眼,最后还是好心的给他指明了方向。


 


当然,李熏然没有那个闲工夫去院长办公室窜一窜,他从办公室出来,一路往医院门口走去。李熏然最不喜欢的两个地方,一个是火车站,一个是医院,前者熙熙攘攘,给了不少人藏匿的机会,拥挤、聒噪、到处都是人。而后者截然不同,冷静、淡漠、没有生气,到处飘散着消毒水的味道。


 


李熏然从一副担架旁跻身过来,忍不住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那股药水味闻的他几乎窒息,他忍不住加快了步伐。医院看起来就像是个一丝不苟的流水线工厂——护士、医生、病人、家属,看起来各司其职,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初初看去,即使是个救死扶伤的神圣之地,也鲜有人情味。这点倒是和警局蛮像——也和凌远蛮像。


 


他走出大门,靠在门口的柱子上,点燃了一根烟。下午局里没有什么事情,找个空隙吸个烟还是可以的,平时每分每刻都在计较着形象,不必一些老警察,大学期间的烟瘾都他都戒了个七七八八。正想着入神,不知道是谁,从后面拍了他一下,吓得他指尖的香烟一抖,烟灰洒了一地,差一点点烟头就烫到了手,他有点不耐烦的转过身去,“李警官。”


 


凌院长微笑着望着他,笑容标准的不行,他换了件便服,还是一样穿的整整齐齐的,“医院禁止吸烟。”李熏然一点也看不出来他到底是在故意调侃还是一本正经,他犹疑的把拿着烟的手放了下去,有点不知所措的解释道,“额,我,那个,我就。”


 


凌远被逗笑了,这是李熏然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看见对方扯开一个笑容来,他的眼神看上去异常的柔和,唇边荡开一抹轻柔的笑意来,李熏然忽然挺同意其前几天小白用来调侃的花痴话来了,凌远看起来是挺好看的,五官及其端正,不笑的时候一身凌然正气,笑起来的时候像是一汪被春风荡漾开的湖水,差别越大,看起来越具吸引力。李熏然有点不自在的移开目光来,不知道杂七杂八的想着什么,忽然听到对方说——


 


“介意给我一根吗?”他从台阶上走下来,站在李熏然旁边,眉毛微微挑了起来。李熏然起初没有反应过来,却不知为何自然而然的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来,抽出一根给他,又替他点上了火。李熏然用一只手遮住风,抬起头的时候看见火光在对方脸上短暂的摇曳了几秒,他忽然福如心至的问道,“医院不是不能抽烟吗?”


 


“这可是在医院外面啊,李警官。”凌远叼着烟,嘴角仍有些没收去的微笑,虽然上次在家门口分别的时候,凌远刻意重复了一边自己的名字,以便让他不要再客套的警官来院长去的了,但是这一次,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他还是调侃般的喊了个称呼。


 


李熏然回过神来,嘴上也不承让,“没想到你还会抽点小烟啊,凌院长。”他低哑的声音里带了点零星的笑意。凌远往前走了两步,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公文包,“按理说我是下班了,去开个会,抽烟不犯法吧李警官?”李熏然没想到平日里看上去这么正儿八经的一个人,偶尔调侃起来也能游刃有余的,他愣了两秒,点了个头,跟在他后面往前走去。


 


走在前面的凌远问道,“你去哪啊?我顺道送你?”


 


李熏然本来想说,打个的就行,局里还能报销,没想到那句话在舌尖上转了一转,再出口的时候就成了个地名。凌远点了点头,掏出手机来啪啪啪发起了短信,从背后看是一大串一大串的文字,看上去就是个长篇大论医术交流的,李熏然不用开口找话题,也就乐了个清闲。他随着凌远走进地下停车场,看着凌远熟悉的发动汽车车子来,顺便侧过身来,替他打开了车门,接着微微甩了甩头示意他坐上车来。


 


他上车的时候就从前头抽出了眼镜,也不知道是副平光镜还是副近视镜,戴上之后人模人样斯文败类的,仔细望着后视镜一拉手闸挂起档来的样子认真的不行。李熏然在心里琢磨着,这招不错,下次也可以用来装装逼。他这边正出着神,那边的凌远措不及防的望了过来,黝黑的眸子里带着些许的纳闷和笑意。


 


“李警官想什么这么出神呢。”


 


总不能说你带着眼镜的样子挺好看吧,李熏然干笑了一声,连忙转移了话题,“凌院长平日里医院的事情挺忙?”他注意到他眼下一片青黑,眼睛里也带着点些微的血丝,嘴唇干燥,一看就也是个工作起来不要命的主。


 


凌远耐心的说道,“凌远。还有安全带。”


 


李熏然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走神了,凌院长。”凌远淡然的瞥了他一眼,他连忙改口道,“凌远。”


 


“是挺忙的。”凌远开口道,专心致志的转移了目光看着路面情况,他开起车来就跟平日里一样一丝不苟,李熏然被吓了一跳,只觉得和他说起话来简直是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说不准他什么时候接了哪句话,简直忍不住在心里祈祷起来最好一生都不要遇上这样的医生。“警察局不也一样?没什么区别,又不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工作起来当然说不准时候。”


 


他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的,却也在认认真真的和他交谈,李熏然一路和他杂七杂八的聊了会儿医院和警局的情况,又聊了会最近的社会热点,就不同的事件交换了下看法,也算风平浪静。凌远很有自己的看法,说起话来头头是道,思考方向独辟蹊径,却也不会硬逼着别人接受,李熏然刚刚坐上车时胃里扑腾着的蝴蝶,一下子都飞走了。


 


二十多分钟的车距,感觉像打了一半的折,凌远停下车的时候,李熏然还有点兴奋的说着前些时间接手过的一件案子,凌远也不催促他,只是拉了手闸,关上了后视镜,然后转过身来,带着点笑意的望着他。“这就到了?”李熏然伸长了脖子往窗外望了一眼,果不其然,车子已经到了警察局的大门口,他悻悻的抽掉安全带,然后打开车门。


 


凌远冲他点了点头,“快些进去吧,我也要开会去了。”


 


李熏然往前走了没几步,后面的人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突然又大声喊道,“李熏然。”李熏然闻声,转回身去,看到凌远靠在车窗上,整条手臂都搭在外面,眼镜刚刚取了下来,此时此刻虚虚的拿在了手里。


 


“我想起来你的伞还在我这里,你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吧。改天我把伞还给你。”


 


李熏然点点头,又折了回来。他平日里工作比较忙,上下班也没有固定的点,手机号码大多时候用来局里交流,为了谨防突发事件,很少存别人的号码,也很少用手机来和别人交流,他索性让凌远留了个微信号给他,他打开添加好友的页面。


 


凌远的微信号看上去就正儿八经的不行,名字就两个字,板板正正的黑体搁在上方——“凌远”,个性签名那里是片空白,连地区都没有填,除了一个孤零零的性别男映在上面。头像是个说不出地名的风景图,看起来就十分健康干净。李熏然咂了咂舌。“行了,有时间的话在给我送吧,我也不急。”他把手机揣进怀里,带着笑意冲他挥了挥手,“快开会去吧你。”


 


凌远点了点头,把眼镜重新戴上,慢慢的摇上了车窗,发动起来车子。


 


李熏然站在原地,开口道,“路上小心点啊凌院长。”


 


凌远已经要发动车子走了,听到这话也没说什么,只是朝他转过头来露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笑意来,紧接着扬长而去。直到他的车子消失在视线尽头,李熏然才反应过来似的,低声开口道。


 


“凌远。”


 


 


李熏然刚从浴室里出来,头发还湿哒哒的落在额头上,他拿着毛巾随意的擦了擦,把自己扔到了沙发里。电视上播放着谁不小心调到的娱乐节目,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情景秀加上有点聒噪的嘉宾吵得他有点不耐烦,他趴在沙发上,从一边的茶几上顺过来手机,打算睡觉之前打发会时间。


 


他礼貌的解答了群里关于明天工作的疑问,口头攻击了一会儿和薄靳言秀恩爱的简瑶,接着刷了一会儿朋友圈,很快就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可以干的。李熏然把手机紧紧地捏在手里,转了个身,把毛巾搭到皮质沙发上,让头发上的水滴顺势滴下来。他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把手机屏幕调回微信主界面那一栏,翻起来信息。没多久就翻到了他想要的。


 


凌远的朋友圈简直和他本人一样看上去没什么意思,发过的东西寥寥无几,十有八九还都是转发的医疗相关的链接,偶有一两条原创朋友圈,也是关于医疗管理制度或者什么手术的。李熏然简直要翻白眼了,他退回去聊天的界面,将手机举在自己眼前,思前想后了好一阵,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和凌远打个招呼。


 


“凌院长,我的伞……”等等,这样看起来是不是太小气了,好像一把伞他能多惦记似的。李熏然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又重新打上,“凌院长,会议结束了……”等下,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好像他能多感兴趣似的。


 


李熏然坐起身来,把头埋在两腿之间,烦躁的隔着毛巾揉了揉一头乱发。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全部删掉,心想干脆什么都不打,老老实实地回去睡觉算了。


 


正当他打算站起身来的时候,微信提示声响了。他低下头去,不知道是心有灵犀还是咋地,推送栏上明明白白写了两个大字——凌远。


 


李熏然嘿嘿笑着,熟练地划开屏幕,凌远发了一张图片过来。因为屋里的网络没有多好,图标旋转了好一会儿,才打开了一张图。李熏然看了一眼,差点没有吐血。


 


一张截图,赫然就是他的朋友圈。上次在医院发出去的那条,还没来得及删。


 


凌远问道,“医警关系那么难以调和?”


李熏然,“………………”。


 


-TBC-



评论

热度(394)

  1. 微笑的雨尘2011致力于研究宇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