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凌李】今夜还吹着风【04】

致力于研究宇宙:

凌大院长X李大警官。


 虽然俩都是某种意义上的高危行业,但就是想走轻松温情路线。


 俩人在我心中都硬气的不行。OOC,OOC,OOC。


 大概就是俩情商都不咋高的人双向暗恋,有点慢热,更新不定。


 关于职业全部瞎编。


 以为三万字能完结的我太天真了,写了没有三分之一。


 前情回顾:01 02 03


 


04.


 




 


事情是这样的,在你不知道哈士奇这种品种的狗叫什么之前,也许你每天都会遇见它,但在你的脑海里,这种狗并不会留下什么深刻印象。但是,在你知道这种狗叫哈士奇之后,你可能每天都要遇见他了。


 




 


当然,这是一个不恰当的比喻。


 




 


“疼你就说出来啊,喊出来比较好,有利于发泄。”护士小姑娘低着头,露在口罩之外的一双大眼睛温柔的眨了眨,声音轻柔的好像要滴出水来,但事实上,她的动作可一点也和这沾不了边。她最后一个动作收尾的时候,李熏然已经疼的龇牙咧嘴了。小姑娘把他的外套递给他,李熏然顺从的披上,小心翼翼的防止它碰到手臂上的绷带,“你手劲儿怪大啊,姑娘,练过?”


 




 


他低声说道,声音里夹杂了些许笑意,小护士瞅了他一眼,笑意盈盈的用手轻轻推了下他的肩膀,“那可不,不能什么时候遇见歹徒都依靠警察啊。那李警官,你一年三百六十多天估计有三分之二都要在医院待着了。”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还盼不得我上你这来呢。”小护士手脚麻利的给他收拾好了东西,把刚刚医生写的龙飞凤舞的药单塞到他的怀里,接话道,“那当然了,像李警官长的这么好看的,天天来我才能饱眼福啊~”


 




 


嘿,这医院,李熏然哭笑不得的朝门口走去,就连护士都一个个伶牙俐齿好不机灵的。他和小姑娘打诨了两句,想着还要按时回家里报道,匆匆结束了对话就朝门口走去。这是他两个星期之内来医院的第三次了,想想就挺晦气的。李熏然把那张药单拿到眼前,借着走廊头顶的白炽灯艰难辨认着医生龙飞凤舞的笔迹,这字迹,比老张写了八千字以上的报告还要凌乱,真不知道医生当初考学的时候是不是还专门修了“如何让你的字迹更不具有辨认度”一门课。


 




 


“李熏然?”李警官杂七杂八的胡乱想着,听到这声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声音极具辨识度,李熏然听过几次,就基本记不混了。他自认点背,把药单拿在手里,僵硬着笑着转过身去,“又见面了凌院长。”


 




 


这简直就是哈士奇定理,他之前怎么没发现他在医院遇见凌远的频率有这么高?


 




 


“怎么又是你?”凌远对于这件事也十分惊奇,他带着口罩,将双手插在兜里,站在空荡荡的医院走廊中央,看见他回过头来,才摘掉了一边的口罩。李熏然上次避开在微信上的谈话还是三天以前,他发出了一系列省略号之后对方也没有回复,李熏然想来想去还是没敢解释。这会儿不由得十分心塞而且尴尬,他把药单塞到口袋里,忍不住笔直的站好,“大概是缘分。”


 




 


“还以为你想用不断出现在我面前的形式来暗示我该换你伞了呢。”凌远带点笑意的调侃道,往他那边走去,看见李熏然整个人都僵硬的不行,忍不住停住了脚步,然后皱了皱眉头,“怎么了,不舒服?”李熏然冲他挑起了一边的眉毛,一脸的纳闷,凌远耐心的解释道,“没人喜欢没事来医院散散步吧。”


 




 


李熏然点了点头,顺手把刚刚塞进口袋里的医药单递给他,“正好,凌院长,你帮我看看,这到底写的什么字啊,我看了半天没认出来。”凌远顺从的接了过去,指尖轻柔的从他的指腹蹭了过去,李熏然有点不自在的迅速收回了手。


 




 


“我带你过去吧。正好我也要下班了。”凌远盯着单子看了一会儿,然后把单子折叠好,放进白大褂的口袋里,率先向前走去,他皱着眉头,似乎是想问他哪里受伤了,但是可能又察觉到别的什么不妥,索性按下心来,什么都没有说。李熏然紧了紧衣服,跟着他的背影往前走去。


 




 


说来也奇怪,医院之前给他的印象都是鬼气森森、死气沉沉的。走廊尽头不知道是什么科的手术室,周围没有开灯,只有惨绿色的灯光不停地闪动着,整个气氛就是深入骨髓的诡异和冷淡,偏偏凌远走起路来昂首挺胸、气宇轩昂的,仿佛只要他站在那,任何鬼神都进不了身似的,神圣的很,开挂一样。李熏然想了想,又低头看了眼自己,这就是传说中的职业加成吧,所以自己看上去也一定是正气凌然、无比具有安全感的吧。他摇头晃脑了一阵,偷偷的露出了一点笑意。


 




 




 


凌院长帮他拿了药,和那人交谈了一会儿,又替他看了下伤口,整个过程中都是又严肃又认真,李熏然跟在后面,不怎么做声,除非对方需要,不然一句话都不插口。他在门口杵了一会儿,凌远和那人说完最后几句话,拎着透明的塑料袋蓦地转过头来。李熏然起初就站在他的身后,没料到对方会措手不及的来个急转身,这会儿,俩人之间的距离就差了短短五六公分,李熏然站的笔直,双眼来不及错开,紧紧地瞅着凌远一双深色的、睫毛纤长的眼睛。凌远的呼吸直直的打在他的脸上,夹杂着身上的消毒水味还有淡淡的不知道什么香型的古龙水。


 




 


李熏然脑子轰的一下,CPU失去处理任何信息的能力,他还是站在原地,倒是凌远率先反应过来轻咳了一声往后站了站,“你还不走?站在这等着干嘛?”


 




 


李熏然慌忙点了点头小跑着出去了。


 




 


凌远不急不慢的朝他走过来,将药方和药品一股脑儿的塞进他的怀里,顺带叮嘱道,“伤口不要沾水,不要吃辣的,也不要吃海鲜,多吃点清淡的,还有新鲜水果。李警官年轻力壮,伤口很快就会恢复了。”他每说一句,靠在墙边的李熏然就点一下头,凌远又说道,“吃饭去吗?”李熏然点了点头,反应过来之后已经过了两三秒了,凌院长已经迈开长腿往前走去了,“不是,你刚刚说什么?”


 




 


凌远一双淡漠的眸子转过来,略微冷淡的在他的脸上转了一转,“你不饿?”


 




 


李熏然思忖了一会儿,在心里权衡了一下李夫人和外面饭店的炒菜,没用几秒钟就决定道,“饿。”


 




 


凌远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来,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弧度来准确的落入李熏然的手里,他指了指上面,说道,“我上去换件衣服,你先去楼下把车开了吧。”


 




 


李熏然说道,“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车开跑啦?”


 




 


“李警官,医院可有你的身份证号、手机号一系列存档呢。”凌远理智的接话道,“我可不怕你跑了。”


 




 




 


李熏然这一顿饭吃的异常憋屈,平日里在家吃饭被李夫人数落来数落去就算了,遇见个凌院长也是颇多规矩。李熏然好几日没有正儿八经的吃顿饭了,嘴里清淡的要命,偏想点点味重的涮涮口,可是没想到他每说一道菜,那边的凌远就头也不抬的制止道,“不要辣的。这个太咸了。”起初李熏然以为他是逗趣,仔细观察了一下对方表情,发现他就是单纯的在以医生的角度制止他。


 




 


一来二去的,就服务员都察觉到什么了,她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两位帅哥,不然您俩先商量着,我去别桌帮帮手?”


 




 


李熏然面上微红,“凌远,怎么跟你吃顿饭这么不容易呢。”这时候可是不喊凌院长了。


 




 


凌远终于舍得把目光从点菜单上转移那么一两秒了,他抬起头来,微微的瞥了他一眼,“你暂时还属于我们医院的病人,李大警官伤口要是恶化了,我们医院可担待不起。”他唇边还带着点笑意,说话慢条斯理又掷地有声的,为了看菜单还特意戴了副眼镜,这会儿镜架有点掉了,他伸出一只手来往上推了推。抱着菜单的服务员看的目瞪口呆,一脸痴迷。李熏然把菜单往他面前推了推,挫败的说道,“行吧,你点吧。”


 




 




 


一直到这个时候,李熏然才能真切的感觉到,一院之长究竟有多忙。凌远平均十分钟能接一个电话,一会儿是讨论病情,一会儿是讨论医院制度,还有一个是打趣他“哟凌院长我可第一次见你下班这么早”的。李熏然趁他不注意,把盘子里能吃的肉和带味道的菜全吃了个七七八八,凌远放下电话反应过来的时候,他都已经吃了个半饱了。


 




 


出人意料的是,挂掉电话的凌院长竟然轻笑一声,把手机放到一边,低声道,“你啊。”就短短两个字,李熏然不知道为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咬着筷子,低下头去假装对用于装饰的西兰花很感兴趣的样子。接了四五个电话之后,凌远自己似乎也发现了这样不好,他索性把手机开成静音,然后扔到了一边。


 




 


饭局比李熏然想象中的进行的顺利了不少,他们杂七杂八的聊了不少东西,其中他不小心提起前几年刚入行入手的一件案子,没成想凌远当时也负责过那个案子最后的受害人,两个人就这件事聊得热火朝天的。当然,这个词并没有那么准确,一大半的时候都是李熏然在讲案情,凌远从头到尾都微笑着,期间插入两句当时受害者的受害情况和对罪犯的心理分析。


 




 


李熏然聊得嗨了,猛地碰了下杯子,说道,“看不出来啊,凌远,你对犯罪心理都有点研究啊。”凌远没有回话,深色的眸子投射出头顶灯光的碎片,亮盈盈的。


 




 


他们一直吃到晚上八点多,走出门去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大抵是因为将要入冬,没有建筑物遮挡的地方吹起了大风。李熏然把手放在口袋里,后悔自己出门的时候没有多穿两件了,他把拉链拉到最上头,贴着墙边往前走。一旁的凌远也比他多不聊几件,整整齐齐的西装,看上去极不耐寒,可他什么都没说,鼻尖冻得通红还挺直了腰背。


 




 


李熏然爬上车子,凌远开了暖气,车里狭小的空间用不了多时就暖和了起来。


 




 


李熏然问道,“去哪?”这话一出口他就有点后悔了,啧着舌奢望自己能不能把这句话收回去,还能去哪,又不是和警局那群狐朋狗友一起,还能去个酒吧唱唱歌。他本没想着对方能够回答,没想到凌远一只手调整着后视镜,一边淡然的说道,“我家。”


 




 


“啊?不是?”李警官梗着脖子,一向善于分析冷静自制的大脑砰砰砰的碎成了烟花,“去哪?”


 




 


凌远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朝他凑了过来,车间的空间本就狭小,凌远欺身过来,李熏然的视线立马就暗了下来,他吓得动也不敢动,大气都不敢出。想拿出来人民警察的气势来,却当真不敢动弹。他一只手扶着车窗,另一只手拽紧了坐垫。


 




 


凌远熟练地给他挂上安全带,接着转过头来目视前方,发动起车子来。


 




 


“我把你的伞拿给你。”


 




 


李熏然沉默了一会儿。


 




 


“哦。”


 


-TBC-


 


可怕的不是撩妹,可怕的是撩妹而不自知。

评论

热度(482)

  1. 微笑的雨尘2011致力于研究宇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