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凌李】今夜还吹着风【07】

致力于研究宇宙:

凌大院长X李大警官。


轻松温情路线。俩人在我心中都硬气的不行。OOC,OOC,OOC。


更新不定。 关于职业全部瞎编。


发现自己实在不会写谈恋爱,还是没有放过做菜这个梗。


 前情回顾:01 02 03 04   05 06




07.


 


虽说凌远是欠了他一顿饭,但是自从那天之后,他也没再提起过。凌远医院里的事情一向很忙,李熏然也慢不下来,不光警局的案子忙的昏天暗地,这边简瑶要和薄靳言结婚也是忙的他够呛。简瑶想要个中式婚礼,普普通通拜个高堂就行。而薄靳言习惯了西式的,非要单身派对、教堂婚礼外加婚礼誓言一应俱全。他俩商量了半天,最终决定两者都办,但简瑶还是被气的不行,说什么也不要对方去陪她挑选礼服,这不,怄气的过程中拉了李熏然做炮灰。


 


“熏然哥,你看这件好看吗。”简瑶穿了一件蓬蓬的白纱裙,在空中转了个圈,笑意盈盈的望着他,一旁的简萱一边不停地咔咔拍着照,一边在一旁的货架上选来选去,“我也要穿伴娘服!我也要白色的!”


 


李熏然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我们家瑶瑶这么闭月羞花的,穿什么都好看。”话是这么说,但他仍是抬起头来,配合的打量了几眼,“不过我觉得,你这身高,换身鱼尾裙应该更好看。”一旁的服务员十分配合的送来一件剪裁精致的鱼尾裙,简瑶拿在手里,进了更衣室。


 


李熏然正是在这个时候收到凌远的信息的。他打开一看,“李警官,不知您这个星期六晚上可有安排?”他甚至还带了一个微笑的小表情,李熏然乐了,回复道,“别急,凌院长,我让秘书给我查查行程。”


 


没等凌远回复,他又继续道,“得嘞,秘书说本来是有个场的,但我看凌院长约我一次也不易,不如我推了算了。”


 


凌远心里明白的紧他是在开玩笑,但也忍不住顺着他的开头继续打趣了下去,“哟,李警官如此日理万机啊。那可别,可别为了凌某人耽误国家大事啊。”李熏然打开微信,觉得他的话逗趣的不行,再配上凌远发来的一个表情,手机这头的他简直能想象到对面凌远的表情。


 


刚从换衣室里出来的简瑶正在和简萱一起整理着衣服下摆,正打算问下李熏然意见,恰巧对上对方迷之微笑。一旁的简萱调侃道,“哟,熏然哥,我说你这一天怎么心不在焉的,看样是春天将近啊,要不你怎么一脸春意盎然的呢。”


 


李熏然抬起脸来,皱了皱眉头冲她虚张声势的挥舞了下拳头,“去去去,怎么说话呢你。”


 


“我讲证据的。”她一边说着,一边颠颠的跑了过来,伸手就要去够他的手机,李熏然虽然反应还算迅速,立马关上了屏幕,但还是晚了一步,被她看见了一半,“凌,凌大院长。哟,这听起来像个男的或者是个中年妇女啊, 熏然哥。”她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脸上表情变幻莫测,最后拍了一拍他肩膀,沉重地说,“没关系,无论你选择什么,我们都会接纳你的。”


 


李熏然把她的手拍到一边,被她的古灵精怪弄得哭笑不得,他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刚想说一句“你啊”。却不知怎么忽然想到上一次和凌远吃饭时,对方放下手机,半抬起眼睛时候的一句笑骂,他深色的眼睛里藏满了加点线索就能抽丝剥茧的笑意,眼角有极细的皱纹,眼里闪烁着头顶的吊灯——他能把一切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李熏然老脸一红,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狠狠地又再次弹了她个脑瓜嘣。


 


     


“哟,怎么是你啊,韦医生。”李熏然探出头来,很明显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建设,被蹭了一脑门灰的韦天舒吓了一跳。


 


“你看看你,怎么不能是我呢。”韦天舒做了个滑稽的表情,接过他手中的酒瓶来,给他让了个道方便他进门,“怎么滴,你还盘算着和我们院长来个二人世界呢是吧。”


 


李熏然有点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两声,不远处的凌远在厨房大声喊道,“说什么呢韦三牛,还不赶紧进来把你炒糊了的菜丢出去,都说了不要进厨房。”


 


“好你个凌远,之前怎么不嫌弃我做菜品相不好,现在到嫌弃这嫌弃那了。”韦天舒还没关上门,双手扒在门边,扭了很大的幅度气沉丹田的回复道。韦天舒一副不怎么客气的样子,李熏然自然也没有什么理由扭扭捏捏的,他进了门,换了韦天舒递给他的拖鞋,把外套搭在门口深色的晾衣架上。


 


和上次来的时候一模一样,凌远的住所一尘不染、井然有序,色调就是简单的黑白灰,看起来干净而明亮。空气中漂浮着一层淡淡的香味,李熏然皱了皱鼻子,隐隐约约的闻出了点酸涩的西红柿、辛辣的辣椒和一点似有还无的炖土豆,想必都是一些简单的家常菜。李熏然往厨房走去,“哟,凌院长,我这还没进来呢就闻见菜香了,你手艺不错啊。”


 


坐在沙发上看着杂志喝着水的韦天舒含糊不清的插嘴道,“那是,我们院长可是居家好男人,从做菜到洗衣服、拖地,一个个手法精妙的要赶上他手术了。这才是真正的钻石王老五啊。”李熏然还没走到厨房门口,就看见里面嘭的飞出来一根黄瓜,手法齐准,劲头儿十足,幸好窝在沙发上的韦天舒这会儿因为跟他说话转过头来,才能伸手堪堪接住。


 


    厨房里面的凌远说道,“看你的杂志吧韦三牛。”


 


李熏然靠在厨房的门边,将双手环绕在胸前。凌远正专心致志的弓着身子在案板上切西红柿,他穿了一件十分居家的灰色长袖衫,系了一个没有任何图案的深色围裙,眼神专注,拿刀的姿势十分专业,带个口罩就可以进手术室了。李熏然打趣道,“哟,凌院长,给番茄做手术呢。”


 


凌远右手牢牢地握紧刀子,左手轻柔的按住西红柿,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来来来,李警官,我给你介绍一下啊,这根,是西红柿小姐的血管动脉,一旦我们按下刀片……”凌远一边煞有其事的解释着,一边加大了手劲儿,把刀子按了下去,没成想手术有点失误,稍稍使大了点力气,西红柿的“血”突如其来的溅了他一脸。


 


“哈哈哈哈哈,玩漏了吧。”李熏然毫不留情的嘲笑道。


 


凌远切菜的手势停了一停,整个人化作了一尊雕像。因为刚刚是弯着身子的,离菜板极近,几乎没有什么反应时间,西红柿汁溅了他一脸,李熏然站的地方离他不远,可以清楚地看见对方的睫毛上悬挂了几滴红色带些青色的汁水,凌远眨了眨眼,那些看起来有点不可思议的颜色就掉落了下来。他用手抹了一把脸,凑到李熏然身边的水池旁把不小心喷到嘴里的西红柿籽儿吐了出来。他身上带着一股浓厚的酸涩的西红柿味道,参杂着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古龙水,味道奇异却又古怪的好闻。李熏然屏住了呼吸,靠在大理石水池旁,不知为何有点僵硬,他挺直了背,不去看一旁往脸上撩水的凌远。


 


“看样今天挑的西红柿还是挺不错的。”凌远猛地开口,为自己辩护了一下,李熏然正在想着别的,被他吓了一跳转了回去。凌远正用一旁的毛巾擦着手上的水珠,转过头来冲他说话,眼睛里带着些许的笑意,因为没来得及擦脸,睫毛和脸上都是水渍,他平日里严肃而正经的五官被水柔和了不少,李熏然不知怎么,口干舌燥的。他咳嗽了两声,也凑过去洗了个手,“需要帮忙吗?”


 


“你不会把我的厨房烧掉吧?”凌远懒洋洋的问道,又着手对付下一颗西红柿去了。


 


“哈,有意思,我可是警界厨神。”李熏然扯了扯嘴角,毫不犹豫的反击了回去。


 


不得不说,凌远无论是工作上还是日常生活中,看起来都十分专业,哪怕是一个开火的动作,都能被他做出常人所不能做到的十二分帅气来,更不用说这一系列的开火、下锅、放配料、放素材来,简直一气呵成、如云流水。李熏然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凌远刚刚炒菜的香料放下去,被油一翻,香气简直要满出去了,他抽了抽鼻子,往锅里凑,“闻起来好香啊。什么时候能好?”


 


平常看不出来,原来李熏然还算得上是个吃货,光光是香料放下去,就已经是两眼放光口水横流了,凌远一只手握着铲子,有点好笑的望着用一双鹿眼充满憧憬的望着他的李熏然,用手指轻轻地点了下他的头,把他把身后推了推,“仔细火星蹦出来烫死你。”李熏然点了点头,很明显没有听他在讲什么,只是一门心思的想往锅里钻。


 


“我闻到香味了!还有多久可以开饭啊,凌远?”韦天舒从门外伸进来一颗圆溜溜的脑袋,吸了吸鼻子做了个深呼吸,有点兴奋的搓着手问道。


 


“还有一道菜,出去等着吧你。”凌远手中翻炒着菜,头也不回的说道。


 


“行啊你,凌远,李警官也在厨房里呆着呢,怎么没见你轰他出去啊,我跟你说,你这可不行,你这是区别对待啊,这是一个党员同志应该做的事情吗。”韦天舒不知道从哪搞来了一把瓜子,一边往嘴里送着,一边靠在门口BABA的说这话,凌远此时此刻终于舍得转头飞他两把眼刀了,韦天舒打了个激灵,陪着笑把地上的瓜子皮捡了出去,“我出去看球赛,看球赛,看球赛,您俩继续啊。”


 


李熏然没工夫对付突如其来闯进门的韦天舒,他从一边的案板上够了一根黄瓜来,不客气的在水管底下冲净,甩了甩晾干,然后又巴巴的凑到凌远身边看他做菜。一旁凌远做的异常认真,他也没有什么眼力劲,只顾着自己吃,还不忘评论道,“行啊你,想不到你挺人妻的啊。”他也不知道从哪搞过来这个词的,大概是简萱说过几次,他知道大概意思,若要真解释起来估计也扯不清。


 


结果凌远真问道,“什么叫人妻?”


 


“这你都不知道?”李警官反应很快的皱着眉谴责道,避而不谈解释这个问题,“凌远同志,你已经和时代脱轨了啊,你这样是很危险的。”


 


凌远沉默着什么都没讲,只是飞速的从他手里夺过吃了一半的黄瓜,放进自己嘴里。


 


 -TBC-




这次量有点少,下次补上~


 





评论

热度(335)

  1. 微笑的雨尘2011致力于研究宇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