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双总裁】【谭陈】你看起来很美味(一)

人称清和:

陈亦度总裁的霸气高冷形象坍塌于一张路透。



谭宗明拿了花和果篮去医院探望生病住院的老员工。离开的时候,在长长的医院走廊里看到一个迎面走过来的男人。
说他长身玉立,或者意气风发似乎都不过分,却又不足以表达他的好看与风姿。
一群护士和大夫推着床从后面冲上来,有人嘴里喊着“让一让让一让”,轮子滚动发出的咕噜咕噜和并不怎么结实的金属相互碰撞之间发出的吱吱声打破了刚才的安静空气。
对面那个人侧过身子为那一行终点站为手术室的人让了道,眼睛却往自己这边瞟了一下。还没等谭宗明反应过来,那人对着自己招了招手。
叫我?
“扔过来吧。”声音不大,正正好落入自己的耳朵里。
还没等谭宗明回过神来,一串钥匙便从他身后为起跳点,在空中划了一道抛物线,往那个人的方向降落。
啪嗒。
一阵尴尬的沉默,那个人讪讪收回了刚刚伸出的手——没接到。
谭宗明低头忍住笑,直到走进了地下停车库也没能缓过来。
感觉看了一场喜剧表演。

“这位先生,麻烦帮我停下车好吗?我实在是不会倒车。”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响起,脸蛋通红地拜托出声,只不过说话的对象却不是谭宗明。
刚刚那个没能接住钥匙的年轻人似乎说了句什么,接过赤脸女子的车钥匙,帅气转身打开车门,倒车进靠墙停车位后停了车,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筐当。
谭宗明再一次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引得转过头。
那个人坐在车里,似乎有些懊恼地轻捶了一下方向盘——驾驶座的那一侧紧贴着墙壁,没办法打开车门了。
谭宗明抿了抿嘴,强忍住笑意。
“从副驾驶位子上下车吧。”
谭宗明转过头,无声地笑裂了。

陈亦度觉得自己是一个霸道且冷酷的总裁。
“冷酷如我从来不笑”是他的座右铭。然而座右铭之所以被称为座右铭,一般的原因是自己办不到。
很遗憾,陈亦度的笑点奇低,且密集程度足以让八成认识他的人患上密集恐惧症。
但是为了防止突如其来地笑场,以便保持自己霸道总裁的形象,陈亦度在外人面前一向表现得落落难合。
然而自己在同一天里最尴尬的两个时刻,都被同一个人高领羊绒衫爱好者给撞了个正着。
生气!
不过陈亦度不是等闲人,他心胸豁达,肚里能撑船,对谭宗明视而不见,高傲地一挥风衣拂袖而去,只留给对方一个君临天下的伟岸细长背影。
谁料好景不长,走了两步路,风衣的扣子卡在了车门把手上拽不下来。
陈亦度的心中早已嚎泣成了林黛玉,身体却粗暴如鲁智深,猛地一把将衣料拽过来,啪嗒一声,扣子被扯开了线,掉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滚到了谭宗明脚边。
真是没脸见人了!黄道吉日今日宜蒙面出门。
陈亦度冷着脸发动了车子绝尘而去,只希望这辈子不要再遇到谭宗明那张脸。

谭宗明看着车牌号为88888的车子远离的背影愣了两秒,回过神蹲下身子捡起扣子,鬼使神差地擦干净上面的灰尘,用手帕包起来塞进了口袋。
呵,逗比。他在心里说道。

正所谓时间是治疗伤口的良药。转眼时光如白驹过隙,指间细沙般溜走。
五分钟过去了,陈亦度听着音响里放的相声,穿行在比五环少两环的三环,不禁发出了一串银铃一般悦耳的笑声。
等一下还要去开会。陈亦度踌躇满志,这一次的合作项目自己志在必得,就算是绑架对方公司CEO,也要把这份合同给签了。

然而当谭宗明的身影出现在会议室,陈亦度突然有些犹豫。还是不绑架他了,自己有把柄在他手里。哦对了,扣子也在他那,刚刚开车的时候在倒车镜里看到了。
那位CEO痴汉一般捡起了自己衣服上掉落的纽扣,表情就和暗恋阿亮学长的小水一毛一样。
可怕。
陈亦度喝了口水,却被谭宗明拍了拍肩膀。
“陈总是吧?”
“你好,我是陈亦度。”陈亦度站起身礼貌地和对方握手,从善如流。
“谭宗明,”谭宗明看着脸小得仿佛涂了V脸精华一般的陈亦度,犹豫地说,“你喝的是我的水。”


-TBC-

评论

热度(566)

  1. 微笑的雨尘2011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2. 勤劳的斧子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3. 雨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4.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爱围观的ssica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9. 趟浪水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