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双总裁】【谭陈】你看起来很美味(四)

人称清和:

陈亦度醉意朦胧中以为自己在吃火腿肠,吧唧一口咬上去,顺着谭宗明的唇瓣咀嚼了半天,一直到谭宗明快要把持不住对他上下其手,陈亦度终于松开胡来的嘴巴,语气严肃而遗憾,“原来不是火腿肠是口香糖。怪不得嚼不烂。”
“……”谭宗明直起身,压抑住了要哭泣的冲动。
在谭宗明原本的设想中,原本可以彼此水乳交融一番。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不需要太扭捏,你懂的。
即便不能按照最终设想的那样进行一番少儿不宜的运动,最起码也可以愉悦地给彼此来一个娴熟的手活。
但现在这算什么?
被那人吸在嘴巴里嚼了两下子嘴唇这算是第几垒?
垒你大爷啊,谭宗明恨恨捶了捶床板,我连棒球场都来不及进去啊!
谭宗明现在心里hin不开心,他决定要趁着陈亦度醉酒时做些什么。想到这,谭宗明清了清嗓,“小陈啊,你下午说为了来party推掉了公司运动会,我觉得我得补偿你。”
“嗯,怎么补偿?”
“我们来运动!”谭宗明一把脱了外套。
“那我要做那种事后汗流浃背全身瘫软的运动。”陈亦度眯着眼睛说。
谭宗明欣喜若狂,恨不能白日放歌须纵酒,哗啦一下撕开了自己的针织衫脱掉。
“来!我们来运动!”

五分钟之后。
“来!谭宗明你倒是用力啊!你是不是没吃饭?”
“你看我这运动幅度,我还没用力吗?”
“你看我的姿势!多么标准!看我这柔软的腰肢!以及我那健硕的小腱子肉!”
“你的腿能再分开点吗?!”
“我已经汗流浃背了你没看到吗?”
“你光流汗有个屁用啊,不痛不痒地做一做。”
电视里的郑多燕仍然不知疲倦地做着健美操。
“ready go?ready go!”
卧槽,累死了。谭宗明一边跟着陈亦度做健美操一边哀嚎。
这他妈和去健身房完全不是同一种累啊!
“one two one two three go!”
“腿抬高!谭宗明!”陈亦度游刃有余地按照录像带里面做了一个怪力乱神的动作,还可以偏着脑袋指挥道,“来!谭宗明!把你的头按到自己的左脚踝旁边,用你的手去摸你右边的脚踝!”
“卧槽,”谭宗明哀嚎一声,“这他妈是人能做的动作吗?”
“看我,”陈亦度做得轻而易举,“这根本不难嘛!”
“我压不下去!”

谭宗明内心哭泣着,为什么自己现在没有品CHAMBERBIN红酒,没有在家里的放映室看一部老电影,没有翻看那本还没有读完的法语原版小说,没有去健身房参加形体训练(……),而是躺在瑜伽垫子上,做韩国健美操!?
陈亦度借着酒气,踉踉跄跄地走到谭宗明面前,一屁股坐到了谭宗明身上,弯腰凑到谭宗明耳边,拿着柜子上存在目的不明的大声公,一把推开了开关。
一阵机械的男声传了出来,“ “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最大皮革厂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王八蛋老板黄鹤吃喝嫖赌,欠下了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钱包抵工资!原价都是一百多、两百多、三百多的钱包,现在全部只卖二十块,统统只要二十块!黄鹤王八蛋,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弄错了,”陈亦度迷迷糊糊地摇了摇头,换了个档,魔性的男声消失,他对着话筒的位置喂了两声,“你好好做!别偷懒!教练来督促你了!”

陈亦度几乎整个人都趴在了谭宗明身上,用大声公敲打着谭宗明的脑袋,“你不是一直觉得我们公司开的价格不够高吗?和世贸大厦一样大好不好啊!啊!小样儿!”
谭宗明一张脸皱成了面团,觉得耳朵要被震掉了。
“你有本事别签约啊!小样儿,除了我们集团,你还能找到这么靠谱的公司吗?!”
陈亦度站起身,晃晃悠悠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指着倒影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帅!?”
谭宗明艰难地把自己的腿扳回原来的位置,看着陈亦度抹了一把头发,指着自己的身影说,“因为我是你!”
“……这他妈是人格分裂啊。”谭宗明按摩着自己的腿,啧啧称奇。
“谭宗明,”陈亦度迈着标准总裁步伐走到谭.腿要断了.宗明面前,盘着腿坐在他旁边问道,“有兴趣,把我们的革命情谊,再升华一下吗?”

-TBC-

评论

热度(236)

  1. 微笑的雨尘2011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2. 勤劳的斧子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3. 雨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4.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爱围观的ssica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