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谭宗明/曲和】寻人启事

人間久客:

        


           chapter  1    


          浮生如此,别多会少,不如莫遇。  

           


          曲和在二零一四年的最后一天,孤独的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他的眼睛有些问题,总是在黄昏过后变得一无是处,但他仍然选择在寒冬的夜里徘徊在热闹的街道。 

          外滩的跨年倒计时即将来临,谭宗明握着手中还未来得及给出的戒指,看着漂浮在半空又被细线束缚的气球,想象着它们变小,变旧,转瞬即逝的寿命包裹着自己一切沮丧与焦虑和那颗已经完全变灰的心脏一同缩小流放,直到慢慢死去。 

         失意的人被自动归类一处,曲和被带入人潮中心,他在闪烁的灯光里恍惚的看见海关大楼门口的多立克式柱,他觉得这儿太吵了,鼎沸的嘈杂却让他无心去怀念他刚失去的那段婚姻,还是有好处的,除了不考虑等会他该怎么回家这事儿上。 

         「10、9、8、7、6、5 ……」 

          不断变换的数字投射在斑斓的墙面上,跟着人们齐声倒数,离新年却来越近。 

         「3、2、1!」 

          零点的钟声敲响,所有光束迸发出来,争相交辉,而曲和就在这个时候发现眼前并不是黑暗的空无一物。 

        谭宗明第一次觉得那些瞬间绽放的光就像划过天幕的流星群,逐渐的让他看清那个人的模样。 

         曲和的损友陆琬说过,当曲和惊讶或不解的睁大眼睛就是只染黑刘海的水汪汪白嫩嫩的小斑比。 

  

      当然,如果谭宗明还记得儿时自己不屑一顾的经典动画片的话,他也会这么形容眼前所见。 

      谭宗明看着对面的男人给了他一个友好的笑容,乌黑的长睫毛下的那对儿杏仁一样的眼睛藏着被灯光照的几乎透明的棕色瞳孔,不得不说,那个拥有漂亮眼睛的男人同时也拥有漂亮的笑容。 

        曲和面对他的打量有些尴尬的将视线移向别处,他把手放进外套口袋,仰头等待着天际中即将绽放的烟火。 

         然后,他在火花爆裂到消失的空隙听到了谭宗明说,「原来你就是我最爱的人?」 

         曲和先是一惊,他眨着眼睛,慌乱的四处寻找谭宗明身边的一圈地方,确定他不是对着自己说了这句话。 

        「什么?」曲和明知故问,他苦恼的没有发现任何一个疑似谭宗明的女伴的人。 

       「刚才广告里说的,新年第一个见到的就是自己最爱的人。」谭宗明满意的看着曲和圆目失措的样子,笑着指了指他们头顶那块巨大的屏幕上正播放着谭宗明口中所说的广告。 

        曲和哭笑不得的觉得那是本年度最烂的广告创意了。 

         「谭宗明。」他伸出手自报家门。 

         「曲和。」他出于礼貌的回握。 

          两人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认识了。 

          「感情不顺?」谭宗明看着曲和眼里升起一朵璀璨猩红的花,层层叠叠的缭绕,最后烟雾弥漫的消失。 

           曲和抿了嘴唇,有些艰难的看着谭宗明,他苦笑着说:「同是天涯沦落人,谭先生大概也是商场得意,情场失意罢。」 

           谭宗明挑眉,只觉得惊讶,这只小鹿看起来温和无害,一旦反击人起来也是一针见血,让人半天缓不过来。 

           「还爱吗?」谭宗明问。 

           「我不知道。」曲和摇了摇头,把前额微卷的头发晃出一个可爱的弧度,「不过要是能完全放下,可能也没法儿在新年夜里一个人跑出来看别人秀恩爱。」 

            「那要不要秀一次给别人看?」谭宗明看着曲和撇嘴的样子,抛出一个让人不能回答的问题。 

            当曲和还在思考答案的时候,就感觉一片阴影压了过来,他本来就看不清,等到感觉出来发生了什么之后,更是连手臂也给人挟制住了。 

            谭宗明拖拽曲和的后颈,迫使他微微抬头,因为震惊的关系,那两片温软的嘴唇不具有任何的抵御功能,探入口中的舌尖轻易的在光滑的齿间尝到了一些金橘糖的甜香。 

            曲和听见四周的抽气声此起彼伏,他一片混沌的大脑居然控制不了自己还放在口袋的手,他想要推开身前的人,却用不上一点力气。 

            多亏了这个该死的浅尝辄止的吻!曲和明明白白嗅到谭宗明身上佛手柑与薄荷叶的味道,他觉得这个男人在他嘴里像逗弄猫咪一样舔舐他的上颚,只是一秒过后他就退出口腔在湿红唇瓣上缱绻摩擦。 

            经历了全过程的曲和,恼羞成怒的想要给眼前这个只出现在财经新闻里的男人一拳。 

            是能把鼻子打歪的那种! 

            可是曲和握着拳头,看着谭宗明甚至有些迷醉得意的笑容,就在他挥拳的时候抱住了他,他在曲和耳边用微沉的嗓音说:「看,他们都在羡慕我们。」 

           「你这个疯子!」曲和咬牙切齿的说,他猛地推开谭宗明,转身就走,不管自己是否错了方向少了东西。 

             谭宗明看着曲和消失的背影,眼中的笑意也逐渐冷透,他回头看了眼人群里的助理示意他过来。 

             李译走过来时很镇静,眉眼恭顺,仿佛亲眼看见自家老板和男人接吻是在正常不过的事。 

           「他们都拍到了?」谭宗明握着手里曲和忘记带走的羊绒围巾。 

           「先生放心,我会处理。」作为首席助理的李译淡定的回答。 

           「什么都别做。」谭宗明却拍了拍李译的肩,无所谓的说:「正好我也想让老爷子明白,娶不到我想要的人,结婚这事也不一定是好事儿。」

      


           


          1.本文先婚后爱,开始傻白甜,中间会有报复社会等情节,结尾HE。

          2.被虐傻后的抽风之作,没看过原著,请看我如何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3.狗血程度相比薄暮有过之而无不及。   


评论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