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心跳频率 二

祁风:

大院长和小警察破镜重圆的俗气故事。

HE HE HE。没羞没臊地谈医患恋爱。 

第一章点我

有病就得治。


第二章


李睿笑容可掬,心中默念维护医患关系和谐从我做起。

“李警官,年前你怎么跟我说的。”

李熏然解释说年后事情多,没时间。

简瑶在旁边一拍桌子,李熏然便耷拉下了头。

“不想来。”他说。

“住院。必须。”李睿不废话,拿了表给他填。

简瑶跟一个女警察下去缴费,李熏然填完表,被带到护士站抽血量体温。

“血压基本正常。”

“脉搏110。”

“38度2,烧起来自己没感觉?”护士长皱着眉,“抱着热水多喝。”

 

在医院,李熏然只有点头听话的份。

李睿自然知道把他安置在哪个病房。

922。两人间。另一张床没人住。

李熏然打量四周,在病床上坐下,“我需要做些什么?”

“躺着,休息。”李睿道,“手术安排在后天。”

“后天?”李熏然眯起眼睛,“这么快就能做?李主任,你不要给我开后门。我..”

“谁给你开后门了?正常排期,人家好多都赶在年前做了!都跟你似的不要命?再说后天算早吗!算吗!”李睿比他还激动。

李熏然果然被唬住了,“抱歉。”

“躺着吧,一会有护士给你做雾化,还有,刚刚护士长说了,喝热水,早点把烧退了,不喝?小心她骂你。”

李熏然:…….

 

李睿走出门,觉得自己跟凌远学坏了。

李熏然坐在病床上不知想些什么。小护士进来,一看到他这模样,脸先红了。

“雾化。”

李熏然笑着接过雾化器。

 

第二天早上,李睿带着实习生去查房。李熏然乖乖的躺在那,雾化器哼哧哼哧,药变成水雾顺着呼吸进入他喉里。

“感觉怎么样。”一个实习生怯生生地问。

李熏然突然一皱眉,实习生心中一紧。

李熏然把雾化器摘下来,嫌弃道,“这药苦死了。”

李睿哭笑不得,“快戴上,要是护士长看到...”

不等说完,护士长路过门口,停下往里瞧。

李熏然慌忙把雾化器按回脸上。

看来昨天是给治服帖了。

 

李睿查房一圈回来,拿了手术的表格给李熏然。条条框框该免责该承担的风险讲解清楚,李熏然也不多问就签了名字。

“爸妈不来?”李睿担心道。

“有同事帮忙,大过年的,告诉爸妈怕他们受不了。”

“要住院很多天。”

“没事,干我们这行,不在家是经常的。”

李睿若有所思。

 

时间一晃到了晚上。

李睿总觉得今天不会这么顺利过去。

果然,不一会,麻醉师风风火火地来了。

“李主任。922明天要手术的病人哪儿去了?我找他签麻醉知情书啊!”

一去看,床上哪儿还有李熏然的影子。

仔细看床头,留了张字条。

 

“回去看一眼爸妈,明天早上回来!”

 

李睿感觉自己头都是大的。

 

与此同时,凌远开着车,被堵在回家的路上。

前方发生了小型追尾,把正值高峰期的道路彻底堵死。

前面的出租车一动不动,凌远心里不痛快。索性拉起手刹点了根烟。

一张颈部的彩超片子静静摊在他的副驾驶座上。

明天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李熏然手术安排在早上十点半,在那之前,凌远在南区有一场小手术,两周前就定了。

不出意外赶得上的。

路况越来越差,前方的交叉路口车辆争着通过,反而越堵越严重。耳边全是刺耳的鸣笛声。

前车车门却突然开了,从里面钻出一个人来,显是等不及,索性自己走。

凌远瞥了眼那人背影便愣住。

烟灰骤然落在他西装裤上。

李熏然。

这个背影,他怎么会看错。

李熏然轻巧地越过花坛,三步并两步上了人行道。

他身姿灵活有力,在这嘈杂晦暗的钢铁森林里如同振翅的鹰。

但是他生病了,凌远想。

他需要我。

李熏然渐渐走远。那一抹灵动逐渐消失在视野里。世界回归了本来的庸碌样子。

凌远紧紧握住手里方向盘。

 

天知道,明明是自己更需要他。

 

无论如何,得治好他。


-TBC-

有姑娘已经猜到什么病了。脖子那里,甲状腺的问题。

具体的后面凌院长会说,也符合这个病先打开再确诊的特性。一般都是在手术台上打开,取样去快检。根据快检结果决定是半切还是其他。

李主任说了嘛,免了穿刺检查的痛苦。反正不管是什么东西都是一定要打开切的。

这个病再说点我记得的东西,多发于儿童和青壮年。和心情,饮食,环境,作息习惯都有很大的关系。

文中是最轻最不致命的那种。

我们要的是好好谈恋爱嘛。

最后,大家要好好吃饭睡觉不熬夜。

定期体检,不要学熏然。

评论

热度(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