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心跳频率 六

祁风:

大院长和小警察破镜重圆的俗气故事。

HE HE HE。没羞没臊地谈医患恋爱。


第五章点我


二更。KKW新图给我暴击1w点。

第六章

 

夜还长。

李熏然吃不了东西倒是能忍耐,就是想喝水。忍不住了,只好喊凌远。

床头凉好的水混了刚打的开水,温度正好。他躺着不能动,凌远把床摇起来一点,把吸管凑到他嘴边。

此时的每次吞咽都会带动起伤口。李熏然喝得不舒服,心里却是另一番滋味。

凌远不给他太多,一杯喝完就把床调回原本角度。

一根医用棉签沾了水,再喊渴就轻轻在他的唇上过一圈。

终于,窗外夜色褪去,泛起光亮。

李熏然睁开眼,眼底一片清明。

凌远趴在床边,一手握了他手腕,指尖有意无意地压着脉搏,面对着他迷蒙地半闭着眼睛,歇得很不安稳。

要我走的人是你。

握我这么紧的人也是你。

李熏然手指很长,抬起来,再往上一点就能触到凌远的唇。他停在那里。

凌远无知无觉,一天一夜的疲惫压着他,没察觉李熏然的小动作。

李熏然却收了手指。

“不会再让你为我担心难过了。”

带着气声,尾音分了小小的叉。

“我保证。”他低声道。

 

早上七点。

护士长进来,小心翼翼避开交错的仪器和管子,给李熏然套上了雾化器。

“药换了。”凌远解释说,“一会嗓子不舒服有异物是正常现象,记得咳出来,要是怕疼不咳,小心护士长拿吸痰器吸你。

护士长重重点点头,掏出个电子体温计对着李熏然滴滴了半天,最后说电子温度计失灵,显示体温628度。

最后补充道,这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李熏然噗一下没忍住。

合着是来求做主的。

凌远眼见着他笑,摇头说那还是上水银温度计吧,这玩意上次谁采购的,下午让他来我办公室。

护士长投诉成功,心里痛快,忙掏出水银温度计。

凌远笑着说,“我来。”

说着接了温度计就凑过来,摸进李熏然的被子。

那是双做手术的手,何其灵活。

李熏然一边胸口瞬间被探了个遍,耳朵发起烫来。

凌远磨磨蹭蹭放好地方,补一句,“夹紧。”

有意无意把气息都呼进他耳廓。

李熏然闹了个大红脸,幸好雾化器挡了挡。心里暗道下次再不敢看凌远的笑话。

体温量出来,37度9。

对于李熏然的状况来说算正常偏高,托凌远的福。

护士长记录好数据走了。凌远去看李熏然,耳朵还是红的。

“害羞什么?你尿管也是我插的。”

李熏然眼一闭,彻底不理他了。

 




—TBC—

评论

热度(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