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心跳频率 八

祁风:

大院长和小警察破镜重圆的俗气故事。

HE HE HE。没羞没臊地谈医患恋爱。


醋坛子打翻了。所以有肉渣。

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因果关系。

第七章点我。

------------------

bug已改。

太感谢大家了。

你们严格要求我一定是因为爱我【。



第八章

 

“昨天到得晚,就没来医院。”林念初往诊室走,“听说昨天你和李睿在忙,什么大手术,难得又一起上阵。”

 凌远跟着她进诊室坐下,“甲状腺全切。”

“那手术李睿一个人就能做吧。”林念初质疑。

“那要看给谁做。”凌远倒是坦诚。

两小无猜,这种事一点就透。

林念初眨眨眼没说话。

“凌欢知道你回来得高兴坏了,打小就爱粘着你。”

“早上就在更衣室里见到我了。”林念初笑道,“正照镜子呢,看到我就扯着说个不停。秦大夫等急了到门口喊。丫头还是冒冒失失的,跑出去连粉盒都忘了拿。”

林念初从抽屉里拿了递过来。凌远一看就认得,摇摇头接了收进兜里。

“还有件事。”林念初道。 

“我这次,是回来结婚的。”

凌远愣住。

林念初确实是回来结婚的。

对方叫聂尧是和她同一批派去非洲负责中方安保工作的军人。

身板硬,工作也负责。唯独在恋爱上一根筋。

林念初是带着和凌远分手的情绪来的非洲,他也不怕受冤枉气,鞍前马后苦苦追了林念初大半年。

后来林念初在一次事故里被一个传染病疑似病人咬伤了手腕。还没等检查结果出来,眼前那个高大的小伙子就单膝跪地。说我怕以后来不及了,念初,今天你要不要嫁给我。

 

结果检查完,虚惊一场。

“答应我了就不能反悔。”

说得斩钉截铁,一双眼里却都是不安。

林念初突然伸手去抱他。

反悔?她怎么舍得。

聂尧三个月前接到调令回了国,林念初的医疗任务到二月底才到期。中间日子不知有多难熬。下了飞机第一时间就是去见恋人。

哪里顾得上来报到。

凌远听着听着开始发笑。

“你别笑他傻,我还就吃这一套。”林念初瞪他。

我懂,凌远想,“真好。”

林念初莞尔,“凌院长什么时候解决人生大事?”

凌远低头笑,只说还早。

“还有你搞不定的人。”林念初讶异。

“不想逼太紧。”

“加把劲,至少我结婚的时候别一个人来。”林念初同情地看着他。

凌远点点头,“那倒不至于…日子定了吗?”

“还没,约了时间见家长。你下午还要忙?”

“杏林分院一堆事。”凌远不多提,“时间差不多了。以后慢慢说。”

林念初点点头,看着他走出去。

 

凌远赶时间,几个投资方却不。

约好下午三点,等几个人都到了已经快过去一个小时,一谈就到了六点多。

迟到的几位说要一起吃饭赔个礼,凌远婉拒,说家里有人生病,不方便。

紧赶慢赶回去,也快到七点了。

 

病房里。

李熏然喉咙痛,吃不下东西。简瑶担心他饿着,买了粥一点点喂。

“凌远还不回来。”忍不住抱怨。

“忙。”李熏然努力咽吃的。

“慢点。呛着了咳起来更痛。”简瑶道,“你说他会不会是去见林...”

话还没说完,李熏然按着脖子就开始咳。

怪自己乌鸦嘴。

简瑶手忙脚乱,好容易才看他缓过来。

“不会的。”李熏然突然道。

简瑶不说话了。

勺子在碗里搅半天,舀一勺喂过来。

“不要了。”李熏然疼得没了食欲。

凌远推门进来时就看到这幅光景。

李熏然闻声看过来,简瑶马上收回手去收拾餐盒。

“有事耽搁了。”大概是外面冷,凌远脸有些僵。

“吃饭了吗,简瑶买了粥。”李熏然颈间抽痛,声音嘶哑。

“不饿。”

“谢谢了。”后一句是给简瑶。

简瑶点点头,收了东西就想走。

“家远吗,我让人送你。”倒是没忘记绅士风度。

“..有人接。”女孩子朝李熏然眨眨眼,跑出门去。

 

凌远走过来,弯腰去看李熏然颈间。

李熏然一头雾水,被捏着下巴看了个够。

凌远转身出去,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个托盘。他一身白大褂还没换下来,进门就回身把病房的门反锁。

李熏然在病床上不安地动了动。

凌远走近站定,白大褂下摆伴着空调热风撩过李熏然的手背。

“怎么了?”

“今天该撤管子了。”凌远手探过来。

李熏然脑子嗡地一声。

他担心了很久的事情来了。

心电监控还未移除,情绪根本无处可藏。一时间室内都是他疯狂的心跳回声。

“嘘。伤口下的引流管而已。”凌远小声宽慰道。

锁骨处皮肤传来一丝刺痛,李熏然浑身僵硬,睁开眼,才发现凌远已经帮他摘掉了束缚自己动作很久的一根导管。

不自觉地松了口气。李熏然刚想开口说话,凌远又凑了回来。

“还没完。”

李熏然心中一紧。

“导尿管。”

凌远一向行动力惊人,说话间已然撩开了李熏然的被子。

心电监控滴滴滴滴,瞬间逼近临界值。

“…为什么要你来。护士长..换护士长。”有人身子都僵了还嘴硬。

“护士长今天去采购电子温度计了,托你的福。”凌远空出一手去扶李熏然的腿。

“你自己跟人家说的,自己的东西该是什么样,如何保养如何用,只有自己最清楚。”

那样暧昧的语气。李熏然臊得头皮发紧,恨不得钻进被子里。

“别乱动。”凌远警告说,按住他膝盖的手发力。另一只手一寸寸摸索到腿间那处。

隔着一层手套也能感受到冰凉,李熏然微微战栗,全身都泛起红。

凌远知道他紧张,手头加快了速度。

注射器进入导管。活塞开始向外抽出。

凌远呼吸也愈发重起来。

心里一根弦崩得紧紧的,眼见着注射器刻度缓缓到达临界值。

身下那处何其敏感,李熏然紧闭着眼。双腿早已抖得不像样。

看不到凌远动作,只能被迫感受一次次碰触。

“你倒是,快点...”声音也分出细碎的叉。

凌远手中刚刚拔出的注射器骤然落地,发出清脆一声响。

他心中那股邪火终于被点燃了。

不等李熏然反应,凌远便压了上去,空出的一只手扶住对方的头不让他乱动。

李熏然只觉得一瞬间身边铺天盖地都是凌远的气息。

他身子紧紧贴着自己,竟还未暖起来。

呼吸却炙热。

凌远凑到他耳边。

“就快好了。”每一次吐息都灌进他耳廓。

手指收紧拢在一处,把李熏然那处包裹在掌心里。

太近了...真的太近了。李熏然想。

近到唇齿不时蹭到发红的耳廓,两人都能感受彼此的战栗。

凌远前期工作小心又仔细。最后拔出这一步其实跟打针一样,一瞬间的事情。

反而是等待的那段时间最难熬。

凌远此时却在故意把它延长。

 “别这么激动。心率过快,护士会被引来的。”

凌远手指勾了那根细管却不动作。指节冰凉,有意无意地蹭过敏感的前端。

只想看李熏然如何颤抖着身子,红了眼睛咬牙切齿。

“…让她们来看..看你是个..衣冠禽兽。”

平日里明明巧舌如簧。

凌远忍不住吻了上去。

让她们看看你在谁怀里,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李熏然本来想好了,一定要咬下去。

然而那人凑上来,舌尖熟络地勾了自己的,瞬间就交缠在一处。

不同于手上的动作,凌远吻得如此温柔。

唇舌交换彼此的气息,最是传情。

李熏然不能乱动,被角被他蹬得蜷起,露出因为紧绷而弓起的脚背。

手指攥了凌远的衣角握得愈发紧。

下身传来一阵酸软。

不过几秒。

凌远真到拔的时候又不忍心他受苦。

李熏然喉间瞬间失了力气。一声呜咽终于漏出来。

凌远在心里叹气,松开了他,手摊开,管子静静躺在掌心里。

想起身又舍不得。又把唇印在他额头。

李熏然却突然喊他名字。

唇凑近竟是又要吻上来。

凌远心中一动,正想回应。

李熏然还扎着留置针的手从他衣兜里拿出来。

粉盒。

李熏然笑了笑,眼睛里一片冷。

 

 “给我走开。”


-TBC-




*凌欢:夜莺妹子

*引流管:将人体组织间或体腔中积聚的脓、血、液体导引至体外,防止术后感染与影响伤口愈合。

*留置针:这个居然找不到通俗一点的说明。其实就是一种可以留在那不拔出来的针头,避免每天输液都被扎一次,减少病人的痛苦。


*在这里想说几句话。

我的评论里有几位生病了的朋友。我看了你们写给我的评论,私信。我笔下的小事能让你们有强烈的共鸣真的是意料之外。

在此由衷地祝福你们能够健康。

还有,我不是专业的医护人员。

刚开始写就知道看我文的朋友中有专业医护人员其实挺慌的。不过可能因为这篇文不是医疗文献,大家都很包容我有时候不够严谨。

这篇文并不是深思熟虑的产物,只是一时冲动想写医疗方面的文章。

也是你们的支持让我一路写下来。

在此想说,不管是帮我捉虫还是提留言提建议的小伙伴我都非常非常地感谢。

谢谢你们能喜欢我的故事。【鞠躬

*这篇文会一直甜下去的。

评论

热度(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