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心跳频率 十

祁风:

大院长和小警察破镜重圆的俗气故事。

HE HE HE。没羞没臊地谈医患恋爱。

第九章点我


第十章

 

李熏然一愣。

“所以你去见她…”

凌远连让他动脑子的机会都不给,“我真的就是去看了看刚回来的儿科主任。”

说着低头看看地上一片狼藉,叹了口气。

“凌欢那丫头冒冒失失,粉盒到处丢,我收了明天要还的。”

“摔成这样,明天肯定又要闹我。”

李熏然却还是渐渐反应过来了。

自己底牌都亮了个干净,被对方吃得死死的。

但刚刚分明又是自己不让人解释。

这哑巴亏吃的。

凌远察觉到他心情变化。

“我本来想解释的。”试探过去。

“想解释一开始就不会顺着我说。”李熏然早捋清楚了,合着自己是被凌远摆了一道。

说心里不气是骗人的。一股火在胸口,偏偏又发不出。

凌远对他是够宠的了。被冤枉了也不还口,还跟着自己胡闹。

他想起刚才,凌远抬头,暗着一双眼睛,口中还含着自己。无比情动的样子。

明明是他在给自己服务,李熏然却有种自己被肆意把玩了个遍的感觉。

又是气又是窘迫,脸不禁又发起烧来。

凌远看在眼里,也知道是时候让他顺顺气。这样想着,人就凑了过去。

李熏然拧着眉毛一眼扫过。手掌不由自主就抬了起来。凌远也不躲,只感觉一巴掌扫过他右边脸颊,掌风冷冷的。

“啪”的一声。凌远有意无意自己偏了偏头。

那人手腕是软的。劲儿过去,脸上连个印都没留。

凌远心里知道这页算是揭过去了。

“一会我喊护士来,可以撤心电了。”他清了清嗓子。

李熏然早被身上的管子和贴片弄得烦躁。听到这不由得松了口气。

“我可以下床了?”

“明天的点滴打完,我扶你起来走走。”凌远帮他把被子压好。

“今晚你又睡不好。”李熏然突然冒出一句。

有他这句话就够了。

“下午等投资方的时候趴了一会。”凌远一本正经地编谎话。

却忘了对方是干什么吃饭的。

李熏然瞥一眼他眼下,心里明白得很。

“旁边床位没人,晚上你去睡。”命令的口吻。

又没什么底气地补一句,“我不舒服了一定叫你。”

凌远看着只想吻上去。

转念一想,来日方长。

点点头应了声。

李熏然身体还虚弱,被凌远折腾一波,不到十点就困了。眼皮耷下来,一副慵懒样子。

凌远坐一旁看李睿交来的计划书,余光注意着李熏然动静。见他累,喊来护士把心电撤了。

李熏然一身轻松,只剩留置针在手上,满意地舒了口气。凌远坐回去,拿了钢笔继续在纸上勾勾画画。

李熏然一舒服就有时间想别的。

“这笔你还留着。”

自己送的,也是自己亲手摔地上的。李熏然一眼就认得。

凌远头也不抬,“差点就不能用了。”

倒是不提自己多辛苦才找到修钢笔的手艺人。

“这不是还能写?质量不错。”

无比自豪的语气。

凌远手下笔锋一歪,深呼吸一口。

“你快给我睡!”

 

第二天早上。

小护士伸个懒腰,拿了雾化器和温度计站起来。

对面电梯门开,凌欢蹦蹦跳跳来了,口罩一摘,“院长呢?”

小护士指指922,“陪床呢。哟,今儿脸色怎么不好。”

“别提了…一会出来跟你说。”

“哎你等等…”

凌欢摆摆手,走过去推门就进。

 

凌远正抱了李熏然,在病房里走动。

躺了两天,李熏然的腿都是软的,腰被环住,整个人挂在凌远身上,步子发虚。

不知是窘迫还是别的,一抹红从敞开的睡衣领口下一路连绵到耳廓

两人听到开门俱是抬起头。

 

 “我我我..我来拿我的..”

“出去。”凌远面无表情。

凌欢退后一步,关门出去。站在门口傻愣着半天没动。

护士站的小护士趴在工作台上同情地看她。

 

“本来想提醒你,进922是一定要敲门的。”

 



-TBC-


甜一发。为了写那巴掌我抽了自己好几下【。


谁要是摔了我的粉盒我大概是要跟他拼命的。



评论

热度(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