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心跳频率 十六

祁风:

大院长和小警察破镜重圆的俗气故事。

HE HE HE。没羞没臊地谈医患恋爱。

 

第十五章点我


第十六章

 

凌远跟李妈妈进了厨房,李熏然吹完头发,洗衣机也停了。

李熏然打开盖子去拿床单,一弯腰又是一阵酸软。心里把凌远骂了千万次。

好不容易晾完回来刚坐下,电话又响了。

凌远甩着手出来,李熏然先一步接了,抬眼朝他晃晃手里的听筒。 

是他爸,说晚上加班不回来吃。

到了晚饭时间,三个人围坐。李熏然往桌上一看才发现都是自己能吃的菜。

“妈,你们吃的东西随便放调料啊。放之前单给我留一点清淡的就行。”李熏然低头戳戳碗里的鱼。

“凌院长说他也爱清淡的呀,妈吃什么都是吃,陪你清淡点,养生。”

李熏然瞥过去一眼。

什么时候爱清淡了,出去吃就他口味重。

“阿姨做得好。清淡有清淡的香。”凌远三言两语把李妈妈夸得眉开眼笑,嘴角还对那边勾着,余光却扫过来看他。

李熏然头一别,自己吃自己的。

饭后凌远又抢着洗碗。李熏然摇摇头,把妈妈按沙发上看电视,自己挽起袖子进了厨房。

凌远回头,一看他这样子就忙叫停,“别,我就快洗好了。水凉。”

李熏然本就不是诚心来帮忙,索性抱了自己手臂,靠在一边。

“这么积极做什么。”还在记恨下午的事。

“留个好印象,以后好进你家门。”凌远洗好了最后一只碟。

“我妈今天不就已经放你进来了。”李熏然装听不懂。

凌远看一眼他,抿起唇不说话。蹲下去把餐具都在柜子里摆好。

李熏然靠在一边,余光有意无意略过去,看到他一脸认真的表情。

刚动动嘴想说点什么,凌远却先开口。

“不仅要进来,以后还要把她最宝贝的儿子,带回我家去。”

他早发觉李熏然的视线,一扭头和他对上。

“你说,她会同意吗。”

李熏然眨了眨眼,视线不自然地移开。

要是不拉他,地板恐怕都要被盯穿。

“下午过分了,我的错。”凌远这时候才道歉。

他也不着急站起来,手拉着李熏然衣角,蹲累了干脆单膝跪下。一抬头,灯和月都映在他眼里。

李熏然看一眼就受不住,心一软就伸手去拉他。

未曾想那人掌心一翻,顺势就握住自己的手。

客厅里李熏然妈妈突然出声,“熏然?你们俩,洗个碗要这么久的呀。”

李熏然一惊,马上抽手,没想到凌远握得紧,自己竟抽不出。

“马上就好。”凌远扬声道,伸手关了柜门,站起身来。

“你想来,随时可以来。”李熏然突然道。

他说完转身出去,给凌远一个落荒而逃的背影。

不管两人身体接触已经多亲密,在这种时候,他依旧如同初坠爱河。

伸手关灯,凌远在黑暗里无奈地摇了摇头。

有了这段插曲,凌远哄李妈妈哄得更是努力了。以至于走时,李妈妈执意要送送。

凌远一直在推辞,两人还没走出门,李熏然就从房间里出来,套好了衣服。

“妈,我送。”

凌远这时候又不推了。

李熏然瞥他一眼,拿了钥匙走出来。

两人下楼,凌远的车停在小区外面,天气冷,路上没什么人。

凌远走着走着就去牵他的手。

夜里温度不高,凌远来时就带了件外套,大又保暖,现在套在西装外。手心一直都是暖的。

李熏然下午被他折腾得没能出来散步,此刻心情大好,便任他牵着。

“我这两天,和投资方把杏林分院的事情谈妥了。”

“以后不会有问题了?”李熏然问。

“短时间内。”凌远想了想,“至少在你好之前,不会有什么事。”

李熏然心说那倒希望好得慢一点。

“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等我一个月之后去核医学科,见到的还是你?”

凌远摇摇头,“你的主治医生是谢大夫。他是这方面的专家。但…”

但?李熏然头一歪,等下文。

“是的,你见到的应该还是我。”凌远说,“不过,你那时候应该是被隔离的,关他们说的…小黑屋,其实就是隔离室,半个月左右。”

李熏然一愣,“我不能回家?”

“可以,但不要和家人太靠近,会有一点影响。”

“我妈身体不好。”李熏然低声说。

“这个以后再谈,那段时间我会在核医学科。”凌远说,“你信我吗。”

李熏然松了口气,点点头,当然。

 

凌远下午便想偷吻他,被他拿吹风机吹得没了脾气。此刻看李熏然低头一副乖巧样子,又动了念头。两人走到车边,李熏然回头,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凌远拉进怀里。

凌远体温很高,大衣敞开,包裹住他。

李熏然怕碰到熟人,手一直要来推,凌远便伸一掌,握了他手腕按在自己胸口。李熏然越挣扎,胳膊便收得越紧。

最后,李熏然抬头看他,不知是生气还是靠得近太闷,脸上一片红潮。

“松开。”毕竟在家附近,他仍担心,忍不住四下看。

“噢,你亲我一下我就松开。”

凌远并不常常说这种话,一出口却格外地挑逗。

李熏然手被按在他胸口,感觉得到对方心跳并不如面上那般平静,顿时心就软了。

去他的熟人,李熏然想。

他猛地抽出手。还未等凌远反应,便捏了他下巴,闭上眼狠狠吻上他的唇。

两人在冷风中站了很久,唇都干涩,李熏然探出舌尖,一点点为他润湿。

他扶着凌远的双肩,整个人贴上去。大衣把他们的身体严实包裹起来。

外面寒风肆虐,两人相拥取暖,在肃杀间留得一片温情。

待到唇分,李熏然侧头,凌远面上没变化,耳朵竟是也红了。

“快走。”他退开,轻轻踢凌远的小腿肚。

“这样开车,我估计会被查酒驾。”凌远去开车门。

“什么?”李熏然脑子还是晕的,“今天哪里给你酒喝了?”

凌远看他一脸迷糊,叹了口气,“快回去。”

李熏然点点头,看着他车开走。

这时候才慢慢反应过来,转身往回走。

此时任凭寒风再吹,心都是暖的。

有人醉人不自知。有人乌鸦嘴一说就中。

凌远开着车。没多久就被交警拦了。

老交警带一个小交警走过来,一看到凌远就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你看看。现在的人,不诚实。”

“这脸红成这样,还说没喝酒。我信吗?”

“驾照呢?来,让他对着这个给我吹。”

 

“哎?真没喝??!?”



---------------TBC---------------


 

“ 我真没喝..........................”


求凌院长心理阴影面积。

评论

热度(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