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心跳频率 十八

祁风:

大院长和小警察破镜重圆的俗气故事。

HE HE HE。没羞没臊地谈医患恋爱


第十七章点我

跟我回家吧。


第十八章

 

“我现在能去看看么。”凌远有些坐不住。

“可以是可以,别进去啊。今天是最好过的,药效还没起来。”谢医生道,“关心则乱。”

凌远应了声。

脚步却真的凌乱起来。

一出门就遇到了李局。

“凌院长,有时间吗,我们谈谈。”

凌远面不改色,“好。”

又转身开门,“谢医生,帮我看着点。”

谢医生头也不回,“又要干啥去,放心,保证帮你看好你的小——”

凌远砰地关上了门。

 

“请进。”

两人进到凌远办公室。凌远泡了茶端过来。李局接过,放在一边。

“之前我就术后康复的问题和家属简单的谈过。131对人身体有一定的损伤,但熏然毕竟年轻...”

“我相信你们医院的实力,凌院长。”李局长打断道。

他低头喝茶,凌远透过烟雾看不清他喜怒。

“那?”

“一直以来,熏然承蒙你照顾。”

“应该的。”

“听说凌院长这几天经常到家里去看熏然。”李局长道,“工作忙,一直没能见到面。这不,来当面说声谢谢。”

说是这么说,可那表情哪里是要来道谢的?

“李局长太客气了。”

“我都不知道,熏然什么时候和院长你这么熟了。”李局道,“我这孩子,从小运气好,大难不死遇贵人。” 

凌远面色不变,心底警铃大作,又生怕会错意。不敢多说一个字。

自己哪里算得上贵人,分明带了李熏然走了一条最难走的路。

“不敢当。”他字斟句酌,“太多人说我算不得好医生。”

“好还是不好,大家都有眼睛,能自己去看。媒体报道的东西,不亲眼看到我是不信的。”

李局忽而笑了。

“不过也是。”

“也没几个好医生,会当街去吻自己的病人。”

凌远僵住。

“我和熏然..”

“不用说了。”

凌远暗道不妙,“您既然来应该想谈谈。”

“谈谈?”李局冷冷看他,“我看到你搂着我儿子的时候,我杀了你的心都有。”

凌远沉默,他自觉问心有愧。

李局这样的态度已经算温和。他受得住。

“不过你放心。今天是我单方面的,要你听我说。”

 

“您说。”凌远毕恭毕敬。

 

“熏然就交给你了。”

 

凌远愣在当场。

他做好了承受暴风骤雨的准备。

谁曾想迎来半缕阳光。

 

李局果不其然看见凌远难得地几秒失神。

这位年轻的院长他不是第一次见。

凌远还是个外科医生的时候,就接手过他手底下的警员。沉着老练,波澜不惊。这是作为一位医生的凌远留给他的印象。再深入,便没有了。

不过倒是很少看到他此刻这种手足无措的样子。

如果喜欢到这个地步。

也不是不可以。

 

“什么?”凌远脑子停了半拍,生怕自己听错。

都道是雨过天晴,此刻却连雨都不曾有。

求之不得又难以置信。

“熏然是我的儿子。”李局说。

“曾经我以为我了解他,我知道他想要什么,现在。”他笑了笑,眼里闪过一丝颓然。

“当年我刚进队里,也跟熏然差不多的年纪。你们这样的,我也见过。”

凌远心底一沉。

“你不用那个表情。我不给人定标签。”

“再说,也不都是犯人。”

李局声音低了低。不等凌远细想便又开口。

“熏然不是个小孩,不需要谁养,谁保护。他想要什么我可以不问,我也理解不了,不想知道。”

“我只想知道,他要的,你能给吗。”

“治好他。给他想要的生活。能做到吗。”

李局望过来。

凌远抬头迎上那灼灼目光。他深知对面的人做了多大的妥协。

眼神却仍严厉。

他突然明白,此刻坐在他面前的不是什么李局长。

只是千千万万个父亲中的普通一位。

“当然。”他沉声道。

自己和李熏然大概是拼上了这辈子的所有运气。这个结果比他想象的要好太多。

凌远如何能辜负。

他心里其实还有疑惑,但不知李局长宽容限度在哪里,不敢贸然开口。

“你应该在奇怪,为什么我这么容易就接受。”李局摸透凌远心思。

他能到现在这个位子不是没有原因。

他指指杯子,茶凉了。

“是。”饶是凌远,此刻也不知说什么好。闷着头给他倒茶,好容易才稳住一双手。

“那天他妈妈有事,我去换的班。你记得吗。”

 凌远记得住院期间是有那么一次。

“我看你们俩都睡得熟,就没进去,到楼下转了转。等回来,正巧看到护士小姐查房。”

凌远想起来,那天他太累,就趴在床边睡着了。

室内空调打得高,外面天已经黑下来。两人睡得沉,浑然不觉。到了晚上,护士进来查房。啪得一下就把灯打开来,四周明亮。凌远立刻就醒了。

“记得。”凌远仍旧一头雾水。

“我看到你惊醒,自己眼睛都还睁不开。就先去蒙熏然的眼睛。”李局喝了口茶,不自然地描述道。

凌远这才明白过来。

那都是习惯性的动作,怨不得他不记得。

李局一辈子警察,看人看细节,以小见大。

凌远又哪里知道,此刻享受的宽容都是自己一点点赢回来的。

“熏然生病,他妈妈不知把我骂了多少次。说我教的孩子随我,工作比命还重要。从不管家里人什么心情。”

凌远想点头又不敢。

“当然我现在好多了。老了,没当时那股冲劲,只想着义务尽到就好。可熏然不一样。不愧是我儿子,简直是我年轻时候的翻版。谁说也说不听。”

“除了...”李局看向他。

凌远唇角不明显地勾了勾。

“毕竟熏然生病之后,很多事情我们两口子看得都很开。”

“阿姨也知道了?”凌远突然问。

对面沉默。

早知道就不问,凌远懊恼自己得意忘形。

过了半响。

“你放心。”李局面无表情道,“他妈妈比我喜欢你得多。”

 

这边凌远在办公室里渡劫。

那边李熏然在病房里一无所知。

另外两位病友是女性,被分在隔壁病室。李熏然躺在自己的床上,周围是防交叉辐射的铜墙铁壁,冷冰冰。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喂——”他朝天花板喊。

天花板没理他。

手机突然亮起,李熏然忙抓起来,一看是自己定的闹铃。

是时候按照医嘱大口地灌水了。

隔壁的两位女病人喊了几句。李熏然赶忙应声。起身去喝水。

喝完又开始数药片,按照医嘱上密密麻麻的小字提示吃掉。没多久又开始跑厕所,排出体内多余的药物。折腾了半天才甩着手从卫生间出来。

一抬头就看见门口站着凌远。

李熏然面无表情,脸上映着隔离室里铜墙铁壁的寒光。踱步过来。

也就只有面对凌远的时候,他气不顺就全表现出来,没一点顾忌。

凌远目光一直落在他身上。

离门还有两三步的时候,李熏然突然冲过来,恶作剧地伸手佯装去拉门。

凌远站在原地没有动。

李熏然哪里知道他的心思。

最难的那关都已经过去,此刻世上已没什么能让他害怕了。

恶作剧失败。

没意思。李熏然嘀咕着,想收回手,手下的门把却突然动了。

凌远在从外面开门。

“你疯了?”李熏然忙把手攥紧,“走开。”

凌远松了手,“感觉怎么样。”

“好得不得了。”

“VC记得含。当心唾液腺损伤。”

“知道。”李熏然不知道凌远今天怎么了,隔着玻璃都要盯着自己看。

扭过头,嘴上不耐烦,耳根却发着烧,“看什么..我爸妈回去了?”

 凌远点点头,“爸说,要我照顾好你。”

不等李熏然反应,“你再忍耐一下,熏然。”

“后天,我接你回家。”

李熏然愣愣看着他。

“你...”

“爸同意咱们了。”凌远低声说。

 

“熏然,跟我回家吧。”

 


————TBC————


那句“再说,也不都是犯人。”

三次朋友看了说她已经脑补熏然爸年轻时候认识的一对警队双煞了...。

而且还是个BE。

哦。

我们只吃糖,不约。


反正我不管,熏然爸就是我爸。

我爸真是好爸!

评论

热度(997)

  1. 1874.祁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