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心跳频率 十九

祁风:

大院长和小警察破镜重圆的俗气故事。

HE HE HE。没羞没臊地谈医患恋爱

迟到的一句新年快乐!

前两天玩疯了。


第十八章点我


 

第十九章

 

“一个人住四人间感觉如何。”

治疗后的第三天。凌远一大早就打来了电话。

“开心。”李熏然面无表情,敲了敲床头墙壁。

隔壁病室瞬间传来几声女孩子们的嬉笑。

电话那边的凌远挑眉,“日子很好过?”

“也不是都这么幸运,昨天隔壁一姑娘吐了好久。”

“你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没力气。”

“起来收拾一下,中午我接你回去。”

“我那天可没答应你啊。”李熏然声音低下来。

电话那边传来凌远低沉笑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

“媒妁又是谁?”还在死撑。

“简瑶小姐和...”

一阵忙音,李熏然挂断了电话。

 

时间一晃到了下午,凌远家。

“再吃一口。”

谢主任的叮嘱,少食多餐。凌远做到完美。

李熏然身下是柔软床铺,看看凑到眼前的汤勺,再看看凌远。

“我还是觉得你该出去,离我远一点。”

已经立春,外面阳光正好。

“我开了门窗,没关系。”凌远喂到他嘴边,“来。”

李熏然只好咽下。

“坐一会就躺下。”凌远凑过来给他擦嘴角,“如果感觉不舒服..”

“记得告诉你。”李熏然隔着纸巾咬了一下他指尖,“三米之外。”

他介意,凌远只好退开一些。

“你晚上真要睡这里?”李熏然眉头皱得紧,望向自己床下铺好的被子。

“特殊时期。”凌远去关了窗户,这才开始吃自己的。

“别看了,跟你吃的一样。”凌远看他眼睛望过来。

“我没看那个。”李熏然别开眼,“这屋子格局变化真大”

“摆设还是那些摆设。”凌远低头吃东西,“一样也没扔。”

此刻说起来倒是轻描淡写。

这屋里大大小小,都是他俩一起置办回来的。当时抱着要过一辈子的心。

刚分开那时凌远一度不愿回这边的家。

但即使是这样,也从没想着要把这些东西换掉。

李熏然嘴上不说,心里透亮。

 

药物让人不舒服,李熏然清醒的时间慢慢变少,常说着说着便没了声音。

凌远和他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夜晚悄然降临。

李熏然起来吃了次东西,又是一通拌嘴,脸色竟好了些。

再睡下时他有意无意地把手探出一点在床沿外,凌远躺在地上一伸手就握住。

再没放开。

不久床上便传来均匀呼吸声。

越美丽越让人忐忑。

 

这夜不会善了。凌远知道自己不能垮,看李熏然此刻睡得沉,忙闭了眼抓紧时间休息。

果然,待到惊醒时,就发现李熏然有了药物反应。

“凌远..”

一看就知道他醒来有一会儿了。

李熏然不是痛,是心率过快,快到影响呼吸和睡眠

凌远凑近才发现他嘴唇都在抖。

“让我坐起来...喘不过气。”起身的时候也没有力气,凌远沉默着伸手去托他的背。

他这个反应,李熏然也明白过来。

“...必经过程?”

他声音都不稳,凌远点点头,收紧手臂把他揽进怀里。

李熏然却觉得安心得多。

他就怕是突发的反应。必经过程,硬挨就是了。

他受得住。

“不睡了。”李熏然低声说,尾音勾起来,“这个还没我刀伤痛。”

“是吧,医生。”他歪一下,干脆就靠在了凌远身上。

凌远不知说什么好,收了手臂抱他更紧。

自己接手过很多病人。

很奇怪。人生病时都认为,睡一觉,第二天早上一切就会好起来。

凌远不否认,有时候确实如此。

然而夜那么长,又多少人没能熬过来。

而李熏然。

凌远把一个吻印在他发间。

总是给自己惊喜的李熏然。

“是,不睡了。挨过了就好了。”凌远低声说,“反正你白天也是睡,哪里分日夜。”

李熏然闷闷地笑出声,带一点鼻音。

“等你好了,我带你去见我家人,怎么样?”凌远继续转移他注意力。

“我爸妈一定会喜欢你。”

“理想化。”李熏然深呼吸一口气。

却也没反对。

两人坐了许久。

李熏然的呼吸声很重。凌远搂着他,贴得极近。一手握紧他手腕,指尖抵着脉搏。

不知过了多久,才感觉他心跳逐渐稳下来。

李熏然出了一身汗,不复刚才的清醒。凌远低头只看到他迷蒙的眼缓缓闭上。不久便睡熟了。

被他靠着,凌远不敢乱动。伸手想拉被子去盖,李熏然却突然开了口。

“我知道错了。”

凌远一愣。

李熏然说完一句又没了声音。

凌远摇摇头,被子缓缓被他扯上来。

小混蛋,你错哪儿了。

他往后动了动,想找个舒服些的地方。

李熏然跟着他缩了缩身子,无意识地呢喃。

“...别赶我走。”

凌远动作顿住,心中一片酸软。

李熏然又梦见了那天,他知道。

为什么还不天亮?凌远抱他抱得愈发紧。

他多想叫醒他,告诉他那是梦。

李熏然难得在睡梦中露出脆弱姿态。呓语传来,直接从胸腔进到凌远心里。

赶他走?

如何忍心。

即使是从前,他凌远决绝。能把人赶出自己家。却用了那么久也没能把人赶出自己心里。

“在你面前,我哪里还是什么医生。”

他凑近,在李熏然额头上落下细碎的吻。

怀里人的焦虑一丝丝消退下去。

病入膏肓的其实另有其人,凌远想。

无药可救,却情愿一辈子都不要好。

 

李熏然毫无所觉。

只看到折磨着他的噩梦瞬间一转,天地云雨又接着向他袭来。

他不自觉地想后退,有人从身后牵他的手。

再抬头时,却发现已是一片晴朗。

李熏然睁开眼。

第一眼看到阳光洒在床上。

再回头,看到凌远。

“还是梦?”他呆呆地问。

凌远回他一个热烈的吻。

 


————TBC————


我成功在一片干扰下写完了。

讲个鬼故事。


下章完结。


评论

热度(914)

  1. CountDracula祁风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一章戳爆泪点……ಥ_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