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心跳频率 二十

祁风:

大院长和小警察破镜重圆的俗气故事。

HE HE HE。没羞没臊地谈医患恋爱

终于完工了。

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呜呜。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

 
 

最终章

 

“凌远...”李熏然去推,手上没什么力气。

药物使然,怪不得他。

凌远不管那点微弱挣扎,顺着脸颊吻下去。

“熏然,你再动,我就要忍不住了。

李熏然动作僵住,“现在不..”

“我知道。”凌远低声说。“再让我抱一下,一会就好。”

他把头埋在李熏然颈侧,感觉一双手犹豫着环上自己腰间。

“不担心辐射了?”

那双手作势要缩回去。

“哎哎。”凌远后悔逗他。

李熏然闷闷地笑出声。

“去他的辐射。”凌远道,“抱了一夜。真要有事儿早就来不及了。”

“隔壁的姑娘说被辐射会腰疼。”李熏然用手指戳他。

“碘131治疗并不会导致腰疼。”凌远道,“医学研究表明...”

“原来如此,不听。”李熏然道,“听不懂。”

凌远:.....

“我饿了。”过了半晌,李熏然怏怏地开口。

凌远低头,“想吃什么?”

“...肉。”

 

两天说快也快。

下午凌远找了几部电影,和李熏然在沙发上一窝就到了晚上。

李熏然精神不好却又想看,时不时会睡着。

不知是哪一次醒来,看一眼屏幕便愣住。

“怎么想起看这个。”

“他不是你最喜欢的演员?”

李熏然沉默看着屏幕上的黑白影像。

 

何宝荣取出烟叼上,“火呢。”

黎耀辉不迎他目光,也不肯直接用口中的烟对火,而是将烟取下来递过去。

 

凌远伸手去摸遥控,“换一部?”

“不。”李熏然拉住他。

 

何宝荣缓缓捉住黎耀辉的手,缓缓抬起,侧头相就。两支烟温柔相触。

他一边对着火,一边眼波流转,亮晶晶地盯着黎耀辉。

黎耀辉全身僵立,眼睛死死地望向地下。  

 

室内没有开灯,凌远转头,李熏然的表情模糊在阴影里。

 

这火对得太久了,最后是黎耀辉用力甩开手。

何宝荣一边吸着烟一边望着他,眼神转动,吐一口烟。

 

“不如我们由头来过。”李熏然突然道。

他说起粤语声音全然软下去,凌远瞬间心口一滞。

“每次看到这里我都觉得他肯定又想这么讲。”

李熏然伸手够遥控器,换了部喜剧电影。

“看到这里就好。”

 

最后一天中午。

吃饱了的李熏然趴在床边,两根手指凑过去戳凌远的背。

自己身上舒服了就开始折腾他。

这几天李熏然阴晴不定,凌远大清早就因为吃饭被他冲了几句。

“嗯,要喝水吗。”凌远问。

“不喝。”

凌远应一声,又不说话了。

李熏然意会过来是因为自己,踌躇着要不要想几句好听的哄凌远开心。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凌远等了半天没动静,回头就看他睡得四仰八叉,好气又好笑。

最后无奈伸手,给他压好被子。

上午时段是李熏然精神最好的时候。

年轻到底是本钱,药物反应到了他身上,只剩心率过快和疲乏。

下午他有时会睡很久。凌远便趁这段时间查邮件,处理院里的大小事。

李熏然醒来时,外面天雾蒙蒙的,室内有些暗。凌远嘴角勾起,电脑屏幕幽幽地闪着光。

“在看什么,笑成那样。”李熏然伸手,啪地把床头灯打开。

“没什么,饿不饿,起来吃点东西?”

李熏然摇摇头,清醒了没一会就又昏昏然。

凌远自然地伸手,床头灯应声灭掉。

满室沉寂,只剩键盘敲击声。凌远处理完最后一项工作,合上电脑。

李熏然歪头睡得正酣。

凌远去握他的手,李熏然在睡梦中回他一声呓语。

为什么笑。

他只是从未想过,自己有天会觉得看着一个人的安稳睡颜就足够幸福。

办出院那天。凌远和李熏然来到医院,一进门就遇到李睿。

“哟,小李警官...不错,气色很滋润啊。”

李熏然:???

凌远摇摇头,“别理他。”

两人直奔核医学科,凌远推门,谢主任闻声转过身来。

他扫了两人一眼,愣住。

“李熏然?”

“到。”

谢主任上下打量他。

谢主任从医二十年。

治疗后一周来找他办出院的病人,没几个精神好的。

这不,早上刚见了几个,都吃不进东西,面黄肌瘦。

“你...”

凌远挑眉,李熏然一头雾水。

谢主任表情凝重。

“你居然胖了。”

 

李熏然:......

 

“我胖了?”回到车里,李熏然扒拉起后视镜左看右看,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最后他靠在椅背上,想起昨晚上凌远刚给他做的甜汤。

凌远摇摇头不说话,凑过去给他系安全带。

瓷碗端着,白花花的蛋清里裹着小汤圆。咬破之后,汤里都沾了桂花的甜,唇齿留香。

“都怪你。”李熏然抓了他的手。

“嗯?”

“饭做那么好干什么。”

“总得有个会做的。”凌远笑道,“真胖了?我天天看不觉得。”

“好像真的是..”车里暖和,李熏然一上车就把外套给脱了。此刻上衣撩起一点点,腰间一片白。

凌远手僵住,“衣服穿好。”

“肚子上,脸好像也肉了一圈。”李熏然还不知死活,在自己身上乱捏。

对方沉默盯着他。

“谢主任看我像看变种人..”

“哦。”凌远道。

“那我来确认一下。”

本就靠得那么近。

“等等,我...”

李熏然只走神了一秒,凌远微一倾身便抵上来。

“你故意的。”

久违的吻,凌远的动作轻又决绝。世上有很多种温柔,唯独他给的与众不同。

脸颊鬓边是宽厚掌心。顺着他脸部轮廓摩挲而下,所过之处似有余温。

耳边有人轻声低语。不过几句,车内气氛瞬间变化。

凌远最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声音。

“别乱动。”凌远探手,扶住他后脑。

后背忽然失去支撑,凌远托着李熏然的背,缓缓将他按倒在平铺的椅背上。

车来时便停在最里。外面车水马龙,两人在暗处独享一方温情。

凌远的手一路向下。

窸窣声后,那只手覆住了他。

李熏然漏出一声叹息。

以往凌远喜欢挑些奇怪的地方寻求刺激,哄他的时候都带着一丝霸道。李熏然每次做完都要闷声很久。

很多时候他并不很愿意。

而此刻,手臂却不由地抬起来,勾住凌远的脖颈。

纵然知道他缺点一身。对自己却是独一无二的。

拒绝不了,他想,认命吧。

“你心跳好快。”凌远忽道。

没有不舒服。李熏然声音很轻。*

凌远笑了,“你还记着。”

李熏然不自然地别过头,“还要不要做?不做回家。”

肆意自由的爱,醉生梦死的痛,他都记得。

却总是要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所幸身体最是诚实。


 

接下来戳我

或者我

  

李熏然累极,攥着凌远的手臂,沉沉睡去。

这一觉就是一下午。

醒来时已经天黑。

凌远不在。李熏然爬起来,身后和腰间一片酸软。

他走到窗边望下去,房门却忽然开了。

是凌远。

他端着冒热气的白瓷碗,桂花的甜香散过来。

“你感觉怎么样?”凌远带一点小心。

李熏然看了他一会,忽然笑了,“很好。”

感觉还能爱你很多年。

 

隆冬已过,冰层破面。

新年里第一阵化雨春风悄然而至。

 

千家灯火明。月浓笑声盈。

 

 

——END——

 


*见知乎体里提到过的两个人的第一次。

凌远那时候使坏,故意问熏然心跳快,是不是不舒服。

熏然一直记着。


有同学说看着不方便,我微博发了这篇文的合集。

ID祁风wind 直接戳也可以。


拖了这么久,实在是抱歉。

想到哪里说哪里吧。

这篇写得真的是一波三折,每次出什么事我就会受影响,还搭上大家跟我一起揪心,真的很抱歉。

其实写完之后,自己再回头看看,不足之处真的太多。一路跌跌撞撞,有很多朋友在支持鼓励我。没有你们我不可能写完这篇。大家抬爱,我很感激。

故事讲到现在我该写的部分都写完啦。很多同学说舍不得,我倒觉得最好的结局是点到为止。

再不济还有番外嘛,让大家点的番外,我还记得,我会写的,放心吧。

本来想着完结了这篇之后,就慢慢淡出圈子的。结果出去散心一趟,看到很多新东西。而且三次朋友给了我一堆脑洞,再加上我最爱的写手都还在坑底奋斗...

好吧,我们新坑见。

不过请给我时间,哈哈。

毕竟我之前说过,不碰楼诚了。一方面是个人情绪,另一方面是因为楼诚真的不好写。很容易崩人物不说,家国大义的部分很怕自己拿捏不来。

这次要想好了再动笔。保质保量的产出才是好产出。

期间会写一些小短篇的。

 
 
 

不脱圈不脱产,我保证。


评论

热度(1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