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皇帝与三个情报工作者

穆穆不惊左右:

楼诚和蔺靖组队互相穿越。

靖宝宝和阿诚哥互穿

明长官和蔺阁主互穿


01

清晨。

明长官醒了,闭着眼睛,先轻轻摸了摸枕边人的脸。


继上个月连续两次的穿越事件之后,明长官近日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确定身旁躺着的人:确实是阿诚。

明诚还没清醒,被摸得嘟囔了一声:“大哥……”

明楼揉揉被子包,“阿诚,起来了,你看今天的太阳多好。”

做汉奸嘛,也要充满正能量才是。

明楼充满希望地看向窗外。

然后他顿住了。

 

垂着流苏的龙床帐顶,绣着精细龙纹的锦被,扔了一地乱七八糟的衣服。

空空荡荡的宫殿。

明长官沉默着,缓慢地侧头看向还躺在床上的明诚。

他的二弟明诚,有着很长很长的头发。

 

知道到大哥在看他,明诚终于睁开眼睛,半梦半醒间眯着眼向明楼笑了一下。

然后那笑也僵住了。

眼前的大哥,长得好像蔺晨,此时正一言难尽地垂眼看着自己。

两个人默契且迅速地进行了短暂的目光交流。

作为我党的优秀间谍,二位明先生在同一时刻清醒地认识到了一个现实。

——他们这次,一起穿越了。

 

等列战英来请陛下上朝的时候,三观皆碎的看见萧景琰正在伺候蔺晨穿衣服。

一件一件地穿。

只是看起来陛下给人穿衣服的动作还不甚熟练,一个腰带忙了半天才算勉强弄好。

列战英默默站着,眼睁睁看着萧景琰给蔺晨穿好衣服,再打洗脸水。

洗完脸又主动端茶倒水,动作娴熟一气呵成,之后挽起袖子准备亲自叠被子。

明诚熟门熟路地做好一切,偏头看见门口候着一个面容清俊的青年。

他记得,上次穿越过来的时候,蔺晨对他说过,这人跟在萧景琰身边许多年,忠心不二,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年轻人。

叫什么来着?

管他叫什么。

明诚向他招招手:“过来。”

列战英诚惶诚恐地走进大殿:“陛下。”

明诚捞了捞背后垂下的长发:“帮忙梳头。”

 

02

 

明公馆的早餐今天不太丰盛,因为大姐带着阿香回苏州老家了。

靠山不在家,明台老实得很,早早坐在桌边等吃饭。

 

早餐的时间过了许久,一楼的书房门才打开,先走出来的是明诚。

毕竟是军统的人,明台敏锐地发现阿诚哥今天这衣服穿得很不对劲。

领带几乎是随便打了一个结,衬衫和西装的领子堆得乱七八糟,一整套衣服搭配得完全没有品味!

嘿,大哥和阿诚哥昨天晚上很辛苦嘛,早上衣服都来不及好好穿一穿。

 

其实不是不好好穿,是根本不会穿。

早上起来,蔺晨和萧景琰各自环顾一遍明公馆的书房,不用说话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两个人捂在暖和的被窝里思考了许久,还是决定起床面对一切。

先穿衣服吧。

衬衫裤子还算勉强可以套上,只是这个领带实在是不会打。

两个人互相给对方在脖子上打了个结,都还觉得打得挺像那么回事。

 

“阿诚哥,昨天睡得好啊?”

明台笑得暧昧,眼神瞟了瞟明诚今天难得没用发蜡定型的头发。

不是没用,是不会用。

卫生间里瓶瓶罐罐摆了许多,萧景琰一个一个摸过去,最后拿清水抹了一把脸。

萧景琰看了看眼前表情过于生动的梅长苏,他乡遇故知,一时有些感慨。

喉头滚一滚:“小殊……”

“阿诚哥,不是说好了不叫小叔了吗!”

你这样叫我,是想逼着我喊你大嫂吗?

大姐不在家你们就这样欺负人,不太好吧。

萧景琰真诚地虚心求教:“你不是小殊吗?”

“是,我知道我知道,我是你小叔你是我大嫂,可是这么叫总有些别扭。”

萧景琰没明白,叫了这么多年,哪里就别扭了。

梅先生,又为何要唤他一声大嫂?

 

明台机智地瞟见明楼正从书房往这边走,急中生智喊救星:“大哥,你管管阿诚哥!”

事实证明,明台不长记性。

从小到大,他给大哥告过多少次阿诚哥的状,成功几率目前为零。

这次自然也不会有零的突破。

蔺晨慈祥地走过来,看向明台:“怎么了,老梅?”

小明的表情一时间十分精彩,在小叔与老妹之间左右挣扎,觉得还是小叔好听一点。

萧景琰在一旁更加关切地看他:“小殊,没事吧?”

 

03

 

今天这个早朝上的,诸位大臣深感心累。

 

平时不声不响的萧景琰,今天严谨到事无巨细。一个奏章呈上去,他打眼一看就能正着反着挑出七八处漏洞来。

而且格外关心国库亏空情况,听闻去年全国上下亏空不少,眉头皱得能拧出墨来。

户部尚书今日不在,管事的赶紧出列:“臣回去便草拟新的方案,本月内一定呈上来让陛下过目。”

明诚摆摆手:“不用,朕回去和先生商量商量,今天就可以拟好。”

满朝文武低着头估摸陛下所谓的这个先生是谁。

八成是那个琅琊山来的什么阁主,可这位阁主情报工作搞得好,没听说过还会搞财政啊。

 

下朝后,列战英被文武百官团团围住。

今日的陛下太反常了,作为常年跟在陛下身边的人,列将军你肯定知道不少吧?

咱们陛下今天是怎么啦?

列战英能怎么办,列战英也很绝望。

大家围做一圈讨论着皇帝今日的反常,突然有人“嘘”了一声。

“怎么?”

“你们看。”

 

于是,群臣便看见下了朝的萧景琰,恭恭敬敬地跟在蔺晨身后。

蔺晨步履稳健走在前面。

这家伙,是不是要造反?

众目睽睽之下,蔺晨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偏了偏头。

他们尊敬的皇帝陛下快步走过去,附耳到蔺晨嘴边。

蔺晨说完,萧景琰退回两步外的距离,坚定地对蔺晨点了点头。

蔺晨也向陛下点点头。

两个人相视一笑,一前一后又接着向前走。

不是,怎么了啊,为什么就点头?点完头就笑,笑什么呢?

不明白。

太可怕了。

 

平日里,常见的是萧景琰一声不响走在前面,蔺晨跟在后面,扑来扑去跟个花蝴蝶似的。

今天的蔺阁主,沉稳,严肃,寡言少语。

今天的萧景琰,聪明,健谈,百里挑一。

 

04

 

幸好明诚有替明楼记日程的习惯,这本子被蔺晨翻到了。

两个人头碰头研究了一会,便知道今日还是要去上班的。

 

“何谓上班?”萧景琰被脖子上挂着的绳弄得不舒服,拎着领带拽来拽去。

他搞不懂这些人,脖子上挂个圈是为何意?

“就像陛下上朝。”

蔺晨也算是跟着明诚去过一次新政府,虽说不上轻车熟路,但大致也明白:“我们要坐在那个黑色的壳子里,坐一会,便去了。”

“朕知道,朕坐过。”萧景琰格外稀罕地抚摸着发光的灯泡:“只是不知此物如何用,坐进去就好了?”

“或许吧。”蔺晨也陷入了沉思。

他们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干脆甩着轻功飞过去。

萧景琰说,轻浮,太招摇,不好。

于是两个人像模像样夹着公文包,和明台道过再见,意气风发出门了。

出门后,一左一右坐进车里。

趴在窗口偷窥的小明看见他大哥给阿诚哥拉车门,三观又被刷新了一次。

上一次刷新,是他偷偷从港大跑回家,在书房门外听到二位明先生正在进行不可说大和谐的快活事。

那种你的胳膊叠着我的腿,我的手指穿过你的发,类似于妖精打架节奏感强烈的有氧运动。

强身健体,促进感情,挺好。

他以为那已经是人生的终极。

事实证明,两个哥哥总能给他无限惊喜。

 

明公馆门外,两个人默默无语很有耐心地在车里等了半天。

萧景琰看蔺晨:“怎么还没到?”

蔺晨思忖着,那次和明诚一起去新政府,明诚好像端着面前圆形的轮子不停地转。

或许他和景琰也要有一个人,坐在那里转轮子?

他总觉得这年代的物事奇怪,并没有那么容易。

二人一合计,决定抓梅长苏把他们送过去。

 

明台今日吃早餐的时候就被惊得够呛,刚才看见他大哥给阿诚哥拉车门又惊了一次。

这会正躲在沙发上看杂志,希望大哥和阿诚哥快去上班。

听到大门开了,明台顺着沙发缝偷偷观察他大哥和阿诚哥的动态。

阿诚哥先走进来。

他大哥步伐轻快地跟在后面,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匪夷所思的……飘逸?

萧景琰径直走到沙发边,把明台试图用来挡脸的杂志一把掀开:“小殊。”

“诶……阿,阿诚哥!”

“送朕去上朝。”

“什么?”

 

明台也不敢多问了。

他总觉得今日的阿诚哥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一统天下的气质。

他无法形容这种气质。

只觉得阿诚哥今天哪怕看碗鸽子汤的架势,都宛如下一秒就要开始指点江山。

 

05

 

如果有可能,列战英大概可以和小明同志结成古今一帮一苦逼联合吐槽协会。

 

他思来想去不放心,决定前来关心陛下的身体情况。

走到大殿门口,列战英一贯勇往直前的脚步停住了。

大殿内,蔺晨坐在桌案后,信笔写着什么。

而他亲爱的陛下,仿若汇报工作一般笔直地站在蔺晨对面,拿着一张纸字正腔圆地念着什么给蔺晨听。

小列同志风里雨里追随萧景琰这么多年,陪着他从韬光养晦的靖王熬到君临天下的帝王,经历过无边黑暗和无上荣光。

大风大浪见过多少,还是真的没见过萧景琰……给人汇报工作。

列战英没敢进去,做梦一般,掉头走了。

 

殿内的明诚向大哥汇报了琅琊阁的情报体系。

明楼听闻琅琊阁网罗天下所有秘闻趣事,情报搞得很有一套。

就以琅琊阁主的身份让人呈了一份琅琊阁从上到下的情报体系上来。

物尽其用嘛。

很不错,古人没有机器与科技,在单纯运用人力这方面便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回去学先进的活动可以搞起来了。

 

今日在朝上,户部被点了名。

户部尚书沈大人思来想去,决定主动来给皇帝反思一下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沈大人进殿拜见的那一瞬间,正好看见明诚被明楼一把摁到了椅子上。

本来是明楼坐着,明诚站着的。

沈追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

明楼若无其事站在旁边,开始默默理桌上的奏章。

明诚惊恐地看向大哥,明楼摇摇头,示意他好好坐着。

不愧是我党优秀人员,明诚发挥出临危不惧的优良作风,冷静地坐好。

冷静了片刻,明诚又不大好了。

那底下跪着的——分明是比明家大姐还要逆天的存在。

明堂。

靖王后援会户部分会会长沈大人,向陛下行礼。

再抬头,发现萧景琰正用一种复杂到无法言说的眼神看向自己。

震惊中饱含着隐忍,隐忍中夹杂着克制,克制中又透露出一丝见到宛如亲人的惊喜。

“陛下?”沈追试探。

“嗯。”明诚酝酿许久,答了一个字。

 

明诚在明楼的目光安抚下镇静下来,强制自己迅速入戏,将方才明楼拟好的草案递给明楼:“拿下去,给沈大人看看。”

明楼接过来,走到沈追面前。

明长官已然许久没有过今天这样离奇的体验了,眼前这张脸分明是明堂。

全家人的明堂老大哥,这时候对着他家二弟,一口一个真诚的陛下。

平时恨不得喊小兔崽子的。

看,那饱满的大脸上,每一道皱纹都写满了忠心耿耿!

 

06

 

今天的梁仲春,依旧委屈。

 

他又一批货被扣在港口,想找无所不能的明诚帮忙活动活动。

新政府门口,梁仲春笑呵呵地拦住吃完饭出来遛弯的萧景琰,热情地拍拍他的肩膀。

“阿诚!”

萧景琰被拍得莫名其妙,严肃地打掉梁仲春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每每明诚做出这种动作,就是想加价钱了,梁仲春再熟悉不过。

梁仲春神神秘秘竖起四根指头:“我这批货,只要你能帮我弄出来,四成利,怎么样?”

“朕听不懂,朕不知道。”

又一次正直地拍掉梁仲春试图搭上来的手。

“行行行,给你五成咱们对半,够意思了吧?”梁仲春笑出一颗歪牙:“都是一条船上的,以后还要多多仰仗二位。”

萧景琰一头雾水:“你在干什么?”

“阿诚兄弟,还跟我装傻啊?得了,六成行不行,你再装可就不够义气了啊。”

萧景琰皱眉:“大庭广众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七成可不行,梁某这一家老小就靠我一个人养活,这样吧,再搭你几条小黄鱼!”

“疯疯癫癫,不知所云。”

萧景琰扬长而去。

留下梁仲春对着他挺拔的背影连连叹气。

叹气归叹气,回去之后的梁处长咬咬牙,还是先给明诚的账户上汇了一大笔。

阿诚啊阿诚,改明儿连船也得赔给你。

 

今天的汪曼春,依旧没有成功地攻下师哥。

据今日去给明长官汇报工作的人说,好几次敲门进去,都看见明秘书祖宗似的坐着,明长官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一刻不肯安宁。

具体汇报工作的时候,明长官总是露出一种让人背后发凉的微笑。

要知道,除了偶尔的客套,明楼很少对人笑。

今天的明楼,微笑的幅度和次数都达到了近十年来的新高。

行动处处长汪曼春得到了这样的消息,迅速得出了两个结论。

第一,师哥今天心情不错。

第二,阿诚真是要反了天了!

汪曼春去找他师哥叙旧,又揣着教训教训阿诚的心思,毕竟在她面前,明楼一向是维护她的。

汪处长推开门。

屋里的两个男人同时看向她。

 

萧景琰坐在明长官的办公椅上,蔺晨从身后环住他,正手法老道地给陛下捏肩膀。

汪曼春仿佛听到自己的世界观轰然倒塌,四分五裂渣也不剩。

他的师哥,一口一个美人。

给明诚,揉肩膀。

反了他们两个了。

 

萧景琰看了汪曼春一眼,十分不感兴趣地移开了视线。

他还是没搞明白,今日上朝路上遇到了沈追沈大人。

沈大人自称明堂哥,追着他和蔺晨劈头盖脸一顿骂。

你们两个臭小子,当汉奸!

 

07

 

今天的大梁百官,被来自宫廷不间断的八卦无情洗礼着。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列战英反应,午膳时,萧景琰给蔺晨布筷舀汤夹菜,而蔺晨居然从头到尾一言不发埋头吃饭。

吃完饭,萧景琰似乎还打算洗碗来着。

碗都端起来了,又放下,大抵是终于想起来自己是个皇上。

无论如何,也是人民勤俭能干的好陛下。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宫女反应,午睡时,萧景琰给蔺晨脱了外袍解腰带,铺好被子拍枕头。

蔺晨睡了,萧景琰去桌案边整理早上用过的纸笔。

小宫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她坚定地表示,今天的陛下散发出的谜之气质,同样令人心神驰往。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小飞流控诉,平日里都是蔺晨窜上窜下追着他吓唬人,今日没有。

他想找蔺晨陪他去屋顶上玩,蔺晨看了看几十尺高的房顶,决绝地拒绝了他。

 

只有不愿透露姓名的静太后对此并无异议。

见到大姐这张脸就秒怂,这种体质也许穿越千年依然不会变。

今日的蔺晨对她甚是恭敬,也没有在他儿子耳边一边吹气一边喊美人。

甚好,长进了。

 

08

 

次日清晨,明长官搂着怀中人醒来的时候,先确认了一下身下床板的软硬程度,终于放下心来——回家了。

他翻身亲亲明诚的耳尖:“阿诚啊。”

终于回家了,明长官很高兴。


阿诚也很高兴。

因为他的银行户头多出了一大笔钱,保守估计,和以往的七成利差不多。

梁仲春还神神秘秘给他塞了一箱小黄鱼,“阿诚兄弟,靠你了啊!”

明诚问:“什么事?”

“还跟我装傻?钱我已经给了,你可不能不办事啊。”

“装什么傻?办什么事?”

“得了,越演越像了你。”

 

梁仲春信任地拍拍明诚,怀揣着捞回自己一船货的美妙畅想。

愉快地去上班了。


——————————————————————————

有没有人想过,许一霖和阿诚哥交换。

舞会上,大哥要阿诚哥去和南田洋子跳舞。

然后一霖宝宝就雄赳赳气昂昂上去唱戏了。


【一个英俊但是很久没有更新的目录】

评论

热度(1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