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凌李】今夜还吹着风【06】

致力于研究宇宙:

凌大院长X李大警官。


轻松温情路线。俩人在我心中都硬气的不行。OOC,OOC,OOC。


更新不定。 关于职业全部瞎编。


给自己订的三千字,没想到打了五千字QAQ。


这么快就百粉了!惶恐!谢谢大家喜欢QAQ这文结束了会开点文的!


 前情回顾:  01 02 03 04   05


06.


 


警局的同事赶到并且成功把一系列相关人群带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李熏然正处于短暂的放假期间,和那边的负责人简单的交流了一下,也没有随着他们前往警局,乐的清闲。简瑶晚上和薄靳言有个约会,打了一个甜腻腻的电话之后就打的走了。李熏然把双手放在口袋里,站在大厅的正中央发呆,不知道自己在事情解决之后还站在这里干嘛。


 


下午的圆脸医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蹭了过来,笑嘻嘻的冲他伸出了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我叫韦天舒,是普外科专业二组的组长~小李警官今天下午还是很帅的嘛~”他嬉皮笑脸的样子让人极容易亲近,李熏然伸出手来,和他握了握,“李熏然。你喊我熏然就好。”


 


“你的手术做完了?报告也写完了?”韦天舒还欲凑过来说点什么,却猝不及防被凌远手上的文件夹打了个正着,他嗷嗤一声叫出声来,用手捂住脑门,惨兮兮的转过头来,“凌院长,这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我结束了手术,出来觅个食总没有错吧。”


 


凌远板着脸,问道,“吃完饭了吗?”


 


韦天舒点点头,又摇摇头,“吃完了,没有。”


 


凌远翻开文件夹假装在翻看资料,头也不抬的说道,“刚刚路过看到小刘,小刘可说,你都吃完半个多小时了啊。”他晃动着手中的原子笔,语调中带点调侃,也没多大起伏。韦天舒苦着脸,说道,“没见过饭后消消食的?”凌远半合上文件夹,微微的瞥了他一眼,面上没有啥表情,眼睛里却隐隐带着点威胁。韦天舒不知咋地忽然打通任督二脉一样的,猛地点了点头,“凌院长教训的对,我忽然想到,我还有一个报告没有做,小李警官,我看我还是先走了吧。你们好好聊,好好聊,嘿嘿。”


 


韦天舒没等李熏然回答,就慌忙转过身往自己办公室跑去,末了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补充道,“我们凌院长啊,做事特别认真,工作一丝不苟,雷打不动,除了……”他没说完,因为凌远冲他摇了摇文件夹,做了一个“小心我揍你”的表情,他陪着笑,迅速的消失在两个人的视野里了。


 


李熏然说道,“看得出来凌院长平日里很有威望啊。”


 


凌远笑笑,把文件夹夹到自己腋下,“我和韦主任认识了不少年,他这人就这样,打小就满嘴跑火车的,没个正行。”李熏然瞥了他一眼,凌远微微的仰起头来,板着脸有模有样的,他没控制住,勾起了嘴角,笑了。


 


“李大警官,站在大厅中央可不是我们医院的待客之道啊,去我办公室坐坐?”凌远带着笑意问道,没等他回复,就已经往前带路了,李熏然低头想了一秒钟,迅速的跟了上去。离得近了才发现,这没联系的几天内,凌院长肯定也未曾清闲过,他深色的眼眸里布满了血丝,眼睛下面一层淡淡的青色,嘴唇颜色颇淡,还有点干裂。但他仍是强打起精神来,后背宽阔,肩膀平直,看上去极为可靠而有说服力。


 


李熏然问道,“你怎么没去警局?”


 


“警局有我们医院的负责人就行了,我一个院长,每次医院纠纷都要从头处理到尾,那借我一天四十八小时也不够用的啊。”凌远推开门,示意李熏然走进去。他的办公室算不上很大,色调简单,整间屋子除了办公桌和几具沙发塞不下其他。凌远轻轻的关上门,随手开了空调,没多一会儿屋里就暖和起来了,他朝李熏然伸出手去。


 


李熏然愣在原地,问道,“你,你要钱啊?”


 


凌远轻笑一声,“把外套脱下来,你在空调屋还穿外套不成。”李熏然恍然大悟,解下刚扣上没多久的扣子,把外套放在他的手中,凌远顺手挂上,见他仍是有点局促的坐在一旁,索性往旁边指了指,说道,“坐啊,李警官。”


 


凭交情来说,李熏然和凌远的关系早已远远超过“凌大院长”“李大警官”这八个字了,但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他俩几乎很少喊彼此名字,四个字的称呼也未必会显得生分,最起码每次凌远每次那样喊他的时候眼里总会带着微弱的笑意。他的语气柔和,神情也是放松似的轻缓。


 


“你们医院出现医闹的次数多不多啊?”李熏然无聊的坐在沙发上,问道。凌远从一边的饮水机里接了一杯热水给他,李熏然伸手接过,正好碰到他的指尖,他不知为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换了个方向,顺便转移了视线不去看他。


 


凌远坐在电脑椅上,抱着保温杯看着他,对他的问题换了一个奇怪的角度去答,“做我们这一行啊,其实和你们警察差不多,都是高危职业。”他轻轻地敲着桌面,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记不得是什么日子了,李熏然也曾和凌远讨论过这个话题,他主张医生不应过分投入感情到病人身上,说是医生与患者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提供服务和购买服务的关系。李熏然前些天在某本医疗杂志上也看过他发表的相关研讨。封面上的凌远一身白大褂,双手环绕在胸口,俯视镜头,微微的皱着眉心,整个人看起来都有点。


 


太没人情味了。


 


李熏然喝了一大口热水,“做警察怎么能一样。抓犯人向来是争风夺秒的事情,你投入感情多一分,想抓到对方的感情就越迫切,几率也就更大一些。”凌远听闻这话,有些好笑的抬起头来,这话初听上去,实在是太像一个初出茅庐对工作充满热忱的小年轻了,李熏然虽说入职也只有个三两年,但也不至于幼稚成这样。他梗着脖子,双手抱着纸杯,一双清澈的眸子里看起来坚持而又执拗。大抵是因为下午没有当班,他甚至没有用发胶把头发固定住,刘海微微的低垂了下来,把眼眸里的锋利化解了一半。


 


凌远低笑一声,摇了摇头,“你啊。”他还欲说什么,门外却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凌远清了清嗓子,说道,“请进。”探出头来的是一个女医生,看起来有三四十岁了,留着一头大波浪,圆脸,脸上没表情的时候嘴角也是上翘着的,“凌院长,你有时间没?哟,有客人呀,我是不是?”她滴溜溜的大眼睛转了一圈,有点不好意思的推开半个门,“还挺帅啊。”


 


李熏然有点不好意思的站起身来,刚想开口说“你忙,我先走了”,没想到凌远比他先开了口,他点点头,说道,“李警官,下午帮咱处理了门口医闹的那个。”那女医生看起来挺外向,听闻这话,连忙走过来,用手捧住他的手,一脸的红军万里长征汇合时的表情,“警察同志,您可真是人民的好榜样,感谢您为我们医院做出的贡献!”


 


李熏然倒不是没有见过这阵势,只是在凌远面前碰见又是另外一件事了,他有点尴尬的想要把手抽出来,奈何对方握的实在是紧,一双杏眼眼巴巴的望着自己,李熏然无奈之下,赶紧抛给凌远一个眼神示意他拯救自己。一向主张“理智救人”的凌院长望见他的眼神,清了清嗓子,拿起保温杯喝了一大口水,无动于衷,嘴角含笑。李熏然在心里蹦了句粗口,关键时候只能依靠自己了,他用了点劲儿把手挪开,“应该的,应该的,为人民服务。”


 


“行了,小林,有什么事快说,你专门来我们办公室感谢警察的吗?”凌远终于舍得开口解救他了,他费了不少力气才隐藏了笑意,绷着脸,又恢复了平日里一本正经的样子,李熏然趁那林医生没注意,冲他挥了挥拳头,没成想,凌远竟然冲他挤了挤眼睛做了个鬼脸。


 


“哎哟,凌院长,你这脸怎么了,别是脸部抽动症的前兆啊,你可要小心身体。”那林医生伸出手去,扒住凌远的下巴,仔仔细细的把他的脸掰过来好好地看了看。这下,幸灾乐祸的变成了两个人身后的李熏然了,他没控制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凌远连忙握住对方的手,“林医生,林医生,你找我到底什么事,没事就回去,抓紧这几分钟,你说不定都看了一个门诊了。”他紧皱着眉头,面目表情十分凝重,狠狠地瞪了一眼没个正行的女医生,才凭借着院长的威严将她制住。


 


 


李熏然本来想着天色也不早了,趁他俩谈话期间,不如就回去吧。没成想,这边的凌远和那林医生谈论的热火朝天的,他一句话都插不上。李熏然无数次站了起来企图打断,最终都悻悻的坐了下来。幸好一边的茶几上放了一本医疗杂志,他无聊的拿起一本看了看,上面都是专业术语,他研究起来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还可以,对于胆囊切除术后综合征简直一个字都看不懂,他翻动了两页,最终把那本书扔到了一边。


 


他又翻了一本,基本上是同样的内容,就那么几个字的差别,结果探讨出来的东西完全不一样,他仔细看了半天,未果,反而觉得脑袋更乱了,李熏然撇了撇嘴,翻开最后一本书。这本还有点意思,里面有个凌远的专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以凌远的性子来说,肯定不会往办公室放这种东西,估计是谁不小心落在这里或者故意嘲笑他的。


 


杂志的最左边配了一张凌远的白大褂照片,和他之前看过的没什么两样,除了没有看镜头,不是俯拍,但是看起来还是没怎么又人情味。右下角的角落,是一张凌远的手术照,旁边的护士帮他抹着汗,他微微侧过头去,脸被口罩遮了大半,露出来眉头紧紧皱着,眼神看起来异常的认真。杂志是个专访,从主持人的问句到凌远的回答,一一俱全。李熏然研究起来了每一个字,认认真真的看了大半个小时,就连对面的两个人讲完了都没有发现。


 


在采访的最后,那个编辑写到,“从这次采访中可以看出来,凌院长,不仅医术高超,对于医患关系以及医院运营也别有一番看法,在信息爆炸的新时代,我们相信,医患关系将变得更加多元化,说不定,凌院长提出的这种最新看法,才是保证这个行业正常运行的关键呢?这次的采访开始的时候是晚上十点,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的凌晨三点,刚刚结束了一场手术的凌院长看上去很疲惫,但是他的眼神还坚定、说话有理有条又不失风趣。我们相信,凌院长,是一个真正……”


 


李熏然还没有读完,忍不住被隔壁的照片吸引住了视线,那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的,也不知道是谁提供的,照片颜色已经泛黄了,照片里的凌远看上去异常的青涩,穿了一件高领毛衣,坐在满是枫叶的长廊上,冲着镜头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来,看样是大学。李熏然如获至宝的从兜里拿出手机,冲着杂志咔咔来了两张——


 


“你在干什么?”不知不觉凌远已经站在他身边了,做贼心虚的李警官差点把手机吓掉,他慌忙在空中颠了一下,才牢牢的抓住了手机,佯装淡定道,“谈完了?”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屋子里亮堂堂的,凌远站的地方挡住了大半的灯光,只看得到一个模糊的泛着光的大轮廓,但李熏然清晰地感觉到他在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又加上一句,“凌远,你怎么胖了这么多?”


 


凌远的大轮廓哐的一声垮了下来。


 


 


凌远和林医生讨论完之后,下意识地往李熏然那边望了一眼。警察老老实实地坐在灰色的沙发上,腿上摊开了一本杂志,不知道在看什么,侧脸看上去异常的柔和,还带着笑意。天已经全黑了,他坐在熏黄的灯光下,衬得整个人如梦如幻,又温暖异常。他看上去很真实,又很遥远,凌远坐在电脑椅上,玩弄着手中的原子笔,不自觉地盯着看了一会儿,没注意到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看上去像是自己从未体验过的,像是一盏明亮的灯。


 


当然,这种让人颇为心动的感觉一直维持到李警官说出那句话的时候。


 


凌远猛地垮了下来,冷哼一声,“医生伙食好。”


 


他俩看上去都挺尴尬的,就在这个时候,终于有人出来救场了。韦天舒连门都没有敲,直接从门后露出一个圆滚滚的脑袋来,“老凌,你下班没?”他看见一边的李熏然,又笑眯眯的补充道,“哟,小李警官,你还在呢。”


 


李熏然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凌远,吃饭去不?夜宵,我饿死了。”韦天舒把门带上,揉着肚子走进来。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早晚把你吃成——”凌远说到这的时候,下意识地停了下来,他想到刚刚和李熏然的对话,忍不住的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他有点不好意思的停了下来,感觉到耳朵蹭蹭蹭的爬上了温度,李熏然在身后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不是,你俩,咋了?”韦天舒摸不着头脑的在他俩当中看来看去,“我不就是吃个饭吗。凌院长,要不要这么小气,再说了,李警官今天帮了我们这么大一个忙,你都不知道谢谢人家,请吃个饭总是应该的吧?”


 


李熏然笑了半天,韦天舒这才发现他笑起来听魔性的,笑声没有任何起伏,轻易也撒不住,他抖了抖身子,问道,“李警官,你还行吗?”


 


“行,哈哈哈哈,哪不行?”李熏然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他前俯后仰的,用指尖抹去眼角笑出的眼泪,不去看凌远气的微抖的身子,“不过今天就算了啊,我还有点事,我先回去了。哈哈哈,我怕,我怕我再待下去,凌院长要揍我了。”


 


凌远没有说话。


 


韦天舒奇怪的看着李熏然往门口走去,“哎,不是,凌远你怎么回事,你揍人家干吗?”他又转头对着李熏然说道,“那我们说好了啊,下次凌远请客,你不许不来。”


 


李熏然做了个OK的手势,一直到走出门去的时候都在大笑。


 


韦天舒挠了挠脑袋,看了看冰山一样的凌远,问道,“你戳他笑穴了?”


 


凌远咬牙切齿的从挤出一句,“你再不闭嘴,我就要戳你死穴了。”


 


-TBC-

评论

热度(389)

  1. 微笑的雨尘2011致力于研究宇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