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心跳频率 一

祁风:

大院长和小警察破镜重圆的俗气故事。


HEHEHE.没羞没臊地谈医患恋爱。 




第一章


 


凌远来医院时是早上七点四十。


挂号窗口前,号贩子早就排排站,各自占好了地盘。凌远一眼扫过去,好几个熟面孔。


见了他,几个老手俱是有些怂。刚想赔笑脸,凌远已经走过他们,往电梯方向去。


几人面面相觑。


凌院长今天不骂人了?


 


普外科室。


几个实习生正在准备八点的例行查房。见凌远走进来俱是一愣。


“院长好!”


凌远点点头,“我找李主任。”


还没等他们应声,李睿就从里间踱步出来。


“凌大院长。”


凌远不跟他废话,拽着他白大褂就往里间去。


 


“到底怎么回事?”凌远问。


“我电话里不都告诉你了?李警官来找我了。”


 


那天李睿刚下手术台,换了个衣服去找韦医生蹭吃的。找一圈没找着。


这才想起来,今天那人请假回家,陪媳妇。


今儿可是二月十四号。李睿想了想,还是决定下楼去员工食堂吃。 


年关将至。春节对医生们来说是宝贵的假期。这几天科室里的医生都加了好几台手术,争取在过年前多解决几家人的忧愁。


情人节也不例外。


走廊里人来人往。李睿上了电梯,犹豫了下,拿出手机准备给女朋友发条短信。


电梯停在六楼,门开。进来一个人。


李睿抬头看,愣了。


“李警官?”


那人抬头,年轻的眉眼舒展开来。


“李主任。”


 


李睿笑着退后让他进来,心里却盘算开了。 


这医院里谁不知道凌远和这李警官有过一段。 


今天来找,怎么着,这是要旧情复燃的意思?


不过刚刚也不是在凌远办公室楼层吧。


李睿想着,眼睛一瞥,就看到李熏然手里的片子。


病了?


李熏然注意到他的眼神。


“啊,是。我现在去找我的医…”


 李睿“啪”地重新按了九楼。 


 


笑话,李熏然跟凌远好的时候,李睿是一路看过来的。这小李警官帮医院解决了好几场医闹,凌院长说要好好感谢。三天请吃饭五天请喝酒。一来二去,就感谢到了床上。


虽然凌远后来决口不提俩人为何分手。但李睿知道,还没忘。


凭啥?


就凭那之后,凌远跟谁都处不长。


这要是把小李警官放走了,凌远要是知道能饶了他?


李睿心里打着算盘,半拉半哄把李熏然拐到了自己科室。


谁知一看片子,就愣了。


左颈部肿块。边界清。


手指按上去,“痛不痛?”


李熏然摇头。


无压痛。


他捏着李熏然的脖子看半天,又去看片子,又去看脖子。


李熏然心里差不多也清楚了。


 “李主任,您就直说吧。” 


“直说什么,不进一步检查我都还不确定是什么玩意,你就知道了?”李睿松开扒拉他下巴的手,“先住院。” 


“快过年了,我年后再来住。不然爸妈要担心的。”李熏然站起来收东西,“麻烦李主任了。”


“初八之后直接来科室找我。给你办住院,留个电话,来之前告诉我。”


李睿递给他自己名片,“一定一定得来。”


李熏然点头,“好。” 


李睿看着他走出去。


背还是挺得像小白杨,却有那么分苍凉的意思。 


大情人节的,一个人来医院。


李睿一个哆嗦,掏出手机继续给女朋友发短信。


 


热热闹闹的年,几家欢喜几家忧。


凌远假期完后第一天就抓迟到,韦天舒被抓个正着,罚得整个人都绕着凌大院长走。见到李睿就哭丧个脸,“谁又招他了?过个年都不让人好。”


大过年的,李睿心里也装着事儿。这都快十二了。哪里有李熏然的影子。


那病是能拖的?


李睿心想你可别怪我。


当天晚上,到底还是打电话跟自家院长说了。


 


于是十二号的早上。


凌远坐在他对面,面无表情。 


李睿心里知道这才糟糕。


 


“你…你看清楚了?”凌远居然卡壳了。


李睿心里一个白眼。


闹呢,我可是你一手带起来的主任。


“嗯。”无比沉重的点点头,“要穿刺确认下么?”


“不不..”凌远忙摆手。


 李睿歪头看他。 


凌远不自然地把手放回兜里。 


李睿挑眉,“也是,切开了直接送去快检。反正都要打开切,少受点罪。”


“人呢。” 


“说是年后来住院,到现在还没来。” 


凌远坐在那沉默半晌。


办公室外面实习生探头探脑。


“你慢慢想,我得去查房。”李睿站起来准备走。


“等会我发给你电话,你把他给我弄来。”凌远忽道。 


“…是。”                       


李睿走出去赶实习生,“听什么听什么!查房去!”


过一会,凌远发来一个电话号码。


座机?


李睿不敢怠慢,一回办公室就照着打过去。 


 


….李熏然他们队长。


 


第二天,小李警官就被一众同事给押来了。


 



评论

热度(1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