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心跳频率 四

祁风:

大院长和小警察破镜重圆的俗气故事。

HE HE HE。没羞没臊地谈医患恋爱

 

第三章点我

 
 

心电监护仪如何神助攻。

 
 

第四章

 

以凌远的资历,做这台手术绰绰有余。

李睿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主任,两人默契十足,这其实对他们来说真的不算个大手术。

但李睿知道这对凌远来说是个难关。

快检结果出来是李睿拿的。凌远站在主刀位一动不动。

“全切。”李睿望过去,凌远的表情被口罩挡了个严实。

等了很久,才看他轻点了点头。

“要不我来吧。”李睿忍不住说。

凌远摇头,“我来。”

手术历时一个小时四十分钟....不包括李熏然被白白麻了的两小时。

推李熏然出来的时候,护士一手托了引流瓶子,一手拍他的侧脸做唤醒。

前一天李熏然听李睿说过,“如果听到有人叫你的名字,要回应。我们要听声音确认有没有伤到声带。”

于是听到自己名字的那刻,他就醒了。

药物作用让他睁不开眼。李熏然张张嘴,出口的声音沙哑到自己都吓了一跳。

凌远知道,刚刚给李熏然输过氧,喉咙有擦伤是正常现象。

但李熏然不知道。

昏沉的脑中第一反应是伤了声带。

因为手术的疼痛和身处陌生环境中的强烈不安,大多被唤醒的病人第一反应都是哭

凌远见得多了,正常生理反应。

而李熏然又是个例外。

刚被唤醒时死撑着不掉泪,这时才忍不住了。

他眼皮因为麻药效力仍重得抬不起来,水汽都困在眼眶里。偶尔漏出的一两滴顺着侧脸而下,砸在两边的白色枕巾上。

此时的李熏然脆弱得像个小孩儿。

 

“李熏然。”

凌远猜得到他的想法。

他纵然再心软,声音却严厉。

“你声带完好,别哭。伤口刚缝合,小心裂开。”

“嗓子哑是因为刚刚给你输了氧气,喉咙有擦伤。”

凌远看着那双的眼,正努力想睁开看清自己。

声音终于也软下来。

“相信我,再说说话。”

“熏然,我是谁?”

李熏然脑中混乱,眼前再如何努力也只看见迷离光影。

只有一个人的声音格外清晰。

“凌远...”

声色正常,只是微弱。

“是我。”凌远低声说。

 

李熏然清醒过来时病房里很安静。

他迷蒙中明明记得,下午身边有很多同事围着自己,忙前忙后。

现在好像却一个都不在。

他听到护士长进来说不能让自己继续睡下去,今晚本就难熬。 

“好。”有人应声。 

注意到他想睁眼的动作,那人拿来湿毛巾小心给他清洁眼部。 

 “慢慢来,不急。”何其温柔。

“凌远。”李熏然一发声就感到喉部刺痛。

“当心扯着伤口。”凌远道。

李熏然一贯爱逞强,到底还是逼着自己很快睁开了眼睛。

却不知凌远给他擦洗时,仗着他倦意浓醒不来,靠得极近。

此时四目相对,倒是自己先受不住。

凌远知道他尴尬,退开一些。

“今晚会比较难熬,白天睡太多会更不好受。”又解释道。

“你的同事从十点多就在手术室外面等,忙忙碌碌,累了一下午。护士长让他们回去了。”

编起假话来也不含糊。

绝口不提都是自己忽悠走的。

李熏然没什么力气,躺在那安静听他说。

他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果然,凌远最后道,“动手术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来找我?”

李熏然简单地说了句,不想。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李熏然避开凌远的视线。

“不听医生的话,生了病,自然开不了口。”凌远说。 

两人分手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李熏然这一点。

凌远说他不知爱惜自己,他就说工作是第一要务。凌远告诉他二者不矛盾,他又说凌远太理想主义。

后来凌远索性监督他,李熏然被逼急了开始阳奉阴违。

他爸是警察,李熏然打小就受这样的教育。想改变不是一天两天。凌远的话当了耳旁风,总觉得工作第一,理应如此。

凌远终于爆发的时候才隐约发觉自己做法自私,一点不顾爱人感受。 

“你就是来看我笑话的。”心里愧疚,嘴还是硬。

“谁看你笑话?看你笑话我给你做手术?”凌远不惯着他,逼着服软。

李熏然身上不舒服,心里又烦躁,一开口话里全是刺。

 “我又没求着你。” 

一出口就后悔。

凌远尽心尽力,又是主刀又是陪护,显然是有了妥协的意思。

自己一句话又把他推出去好几步。

凌远不说话,李熏然揣测他想法,一句“抱歉”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房里一片死寂。

良久,凌远站起身来。

李熏然坐不住了,慌忙去抓他的衣角,凌远低头,把他手指一根根扳开。

“凌远!”李熏然如坠谷底,攥他更紧。 

对方叹了口气,小心扳开他正在输液的手,安放在床边。

“起风了。”凌远说,“我去关窗。”

李熏然说不出话,头别到一边。

听到凌远走到窗边,风声立止。

房间里只剩心电监护仪滴滴的记录声。

“不告诉你不也知道了吗。”李熏然开口,声音闷闷的。

“那不一样。”

凌远突然发觉不对,转身到床边瞥了眼心电。

“怎么回事,心率过快,有没有感觉不舒服?”

这下李熏然脸红了个透。

“没有。”李熏然小声说。

“对不起。”他又补一句。

凌远关心则乱,哪里想得有那么多。

李熏然这个样子,他才反应过来。

“没事。心电得明天过后才能撤,不舒服要说。”

凌远不动声色帮他揭过去。

李熏然听了,心里更是内疚。


 

-TBC-

 
 

评论

热度(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