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心跳频率 十一

祁风:

大院长和小警察破镜重圆的俗气故事。

HE HE HE。没羞没臊地谈医患恋爱。


第十章点我

昨天我写知乎体爆字数了。所以答应的正文流产,今天补补补。


 

第十一章

 

李熏然看看凌远,“应该是有事。”

凌远一心只怕他摔倒,摇摇头说她能有什么事。

话一出口,两个人就都反应过来了。俱是去看门口的垃圾桶。

李熏然心思一乱,脚下就慌了。凌远忙扶好他。

“我回去跟她说,不担心。”

毕竟康复期,走了几圈李熏然就没了力气。凌远扶他到床上,小心把床摇起来。

李熏然戳戳他示意说,可以了。

凌远这才出去,顺便拎了垃圾去扔。

一出门,凌欢还在外面不知和护士站的小护士说些什么,看到他同时闭了嘴。

“怎么了?”凌远还是疼妹妹。

女孩子心思重,眼睛咕噜转明显打着鬼主意,话到了嘴边却兜圈子,只问一句,“我粉盒呐?念初姐说你拿了。” 

凌远沉默了一会,拉开手里的塑料袋。 

凌欢莫名其妙低头往里看,瞬间就炸了毛。 

“凌远!!!我就放你那一晚上!!!就一晚上!!!”

李熏然隔着门听见凌欢的尖叫,愧疚掩面。

凌远忙哄道,别喊别喊,赔给你,小祖宗。

好容易哄走了凌欢。小护士默默站起来,脸都憋红了。 

“院长。”递过来雾化器和温度计。 

凌远回去时,李熏然正在翻床头桌上凌远的工作日志。

“放着。”凌远道。

其实是心虚。

李熏然知道为什么。

 

手头翻到的那页写着:

 

周四早十点半,北区。

熏然手术。一切事务延后。

 

李熏然满意地抖抖手,忍住了想把那页撕下来的冲动。

面无表情把本子合上。 

“那钱我出。” 

“小姑娘东西,又不贵。用不着。”

刚刚就问了她什么牌子。准备一会儿就赶紧下单买回来。

他晃晃手里的雾化器。李熏然会意躺回去。凌远刚把药打进去,门就又开了。

总是被打扰,凌远有些不悦,回过头,两个人都愣住了。

 

李熏然的父母站在门口。  

简瑶在后面,一副要哭的样子。

二老进来,对凌远很客气。

之前本就见过,现在只知道凌远升了院长,竟然还亲自照顾自家孩子,更是感激。

再去看李熏然,便是又气又心疼。 

凌远冲着他们笑笑,无视李熏然求救的眼神,踱步到简瑶身边。

“我在超市遇到阿姨的。”简瑶小声说,“然后就按你说的...‘一不小心’说漏了。”

凌远看看她,“我说什么了吗?”

简瑶忙摇头,没有没有。

凌远回头看了看正被父母一顿数落的李熏然。 

也是有心让他受点教训。

 

手机拿出来,凌远看了眼简瑶,她今天妆容精致。

“帮我个忙。”

“又要干嘛?”简瑶狐疑看他。

“帮我买个粉。”

“.....”

简瑶问清楚牌子拿过来上了自己的号。轻车熟路地进店找到了东西,“喏。”

突然心念一动,“我帮你下单。地址。”

凌远想凌欢那丫头大部分时间都在单位,随口报了医院地址。

简瑶握着手机心里开始弯弯绕,现在买这东西,还送到医院,难不成送林念初?

她又想起昨天睡前接到的短信。

凌远发来的,大意是说熏然生病这件事迟早得让二老知道,他一心当鸵鸟,我们得上心。

又说李熏然老念叨着家里的菜。他家门口的家乐福里买的香干他最爱吃。后来成了习惯——不管他回不回去,他妈妈每个周末早上都会去买一些。

简瑶看了短信默默心疼李熏然10秒,回道:

 “明白。”

此刻就算李熏然再缜密怎么也想不到,会是凌远给他设的套。

但也当真是为他着想,明眼人都看得出。

那这粉又是怎么回事,还不便宜。简瑶握着手机有点恼了。

凌远这才慢悠悠道,“收件人,凌欢。”  

“.....”

“怎么?”

简瑶忙摇头。  

这次真的没事了。麻利下单,递回去。“付个款就行了。”

“谢谢。”凌远接了手机看她一眼,这才去给李熏然解围。

简瑶望过去,只见李熏然看到他走过来,眼睛都亮了。

不由地叹口气。

没救了。

李熏然父母把儿子好一顿数落。凌远过来劝了两句,几句话一哄,两口子就只剩心疼。

凌远跟他父亲说着病情,余光一直看过去。李熏然手被母亲紧紧握着,低着头不说话。

内疚是好事,长记性。

什么样的李熏然他都喜欢,凌远想。

只是别让自己在手术台上再见到他了。

 


------TBC-------

评论

热度(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