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心跳频率 十二

祁风:

大院长和小警察破镜重圆的俗气故事。

HE HE HE。没羞没臊地谈医患恋爱。


第十一章点我

今天小李警官拆线啦。


第十二章

 

李熏然家里人已经知情,凌远也终于有时间去打理医院的事。

术后第五天早上,李睿查完房晃荡到他办公室。

“哎,你家小警官今天能拆线了。”

凌远点点头,他记着。

“我什么时候让他出院?”李睿问。

“就这周。恢复得不错,到底年轻。”凌远犹豫了一下,“然后告诉他一个月之后去核医学科办住院,也是一周。”

“你自己去说…”李睿打量他,“你别告诉我,他一个月之后跑去了核医学科一看,还是你?”

“就是给药。手术台都不用上,谁给不是一样?”凌远一脸理所当然。

“…大包大揽。”

“我放心不下。”

“也得人家听你的才行。”李睿摇摇头,“出院后你还管得到他?”

说完就一愣,去看凌远。

凌远唇角一勾,“你怎么知道我管不到?”

 

李熏然倒是不知道有人为他如此上心。

第五天了,他恢复得极其快。

简瑶坐在床边,看着他拿个小锤子,啪一下砸碎一个核桃,然后小心翼翼地把仁挑出来放进一边的碟子里。

她早上来接李熏然妈妈的班,街上看到有人推着车子卖核桃,便称了几斤拿来。

“我觉得你能出院了。”她看看剩下的半袋子核桃评价道。

今天天气不错,她站起来,把门窗打开透气。

从窗外看下去是医院绿地,这里空气和视野都是极佳。

李熏然伸手又拿了一个核桃,指指自己脖子,“出什么院,线还没拆。”

简瑶坐回去,看着他蒙着纱布的脖子,有些惋惜。

“留疤可怎么办。”

伸手准备去摸,余光却注意到门口突然露出的白色衣角,忙收了回来。

下一秒,凌远翻着病历走进病房。

“没事,我疤痕体质,身上这样疤的可多了。你要看么?”李熏然问。

简瑶一脸惨不忍睹。恨不得捂住他的嘴。

李熏然注意力都在核桃上,优哉游哉举起手里的锤子。

“拆线了。”凌远面无表情道。

李熏然手一歪,锤子啪一声砸到了床沿上。

 

凌远走到床边,身后跟着的小护士把医疗盘放下。

 “行了,出去吧。”凌远道。

他明明说的是护士,简瑶却也跟着跑了。

 

“躺下。”凌远伸手过来。

李熏然没有动。

“….你吃核桃么。”他问。

凌远看一眼他,“你自己留着吃。”

“我喜欢吃一个砸一个。”

“那你砸这么多是…”

凌远突然不说话了。

李熏然低头,把一小碟核桃推过去。

“不务正业。”凌远评价道,表情却柔和了许多。

“我是病人。”李熏然理直气壮。

“你有你的任务,好好养病。躺下。”说着伸手来按他。

李熏然忙乖乖躺下,凌远调了床高,小心去拆他的绷带。

“别动。”他说,“不疼。”

“知道。”

又不是第一次拆。

凌远深深看他一眼。

李熏然知道他什么意思,最好别有下次。

凌远拆开敷料,看到李熏然的伤口,沉默着拿了医用棉来消毒。

手下的脖颈温热,又如此脆弱。

他一手缝合的地方,一针一线,但不管如何小心,伤疤到底还是留下了。

李熏然耳边传来金属器械的碰撞声,不由地闭了眼。

凌远屏住呼吸,一点点剪,慢慢抽线。

拆线痛感极微弱。李熏然平日里忍忍就过了,此刻却觉得忍不了。

有人宠着,自然矜贵。

完成时凌远不由地松了口气。

伤口愈合得很好,好到超出他的预期。

他重新上了药,贴了新纱布上去。一抬头,李熏然睁开了眼,不知看了他多久。

“难看吗。”他不在意其他人怎么看,只想问凌远。

“一点都不。”凌远低声说。

“别人问起来,我就说我和歹徒搏斗,被抹了脖子。”李熏然满意了,嘴上就没了把门的。

凌远摇摇头,站起身来收拾东西。

“医生,你得把我床摇起来。”李熏然提醒,“还有,核桃拿走。”

凌远看他一眼。伸手去抓起两粒核桃,收紧手心用劲一捏。

再摊开手时,两粒俱是碎了。

他伸手挑了,把核桃仁一点点喂进李熏然嘴里。

“吃一个砸一个,不累?”

说着端起床边的一小碟,叠放在医疗盘上走了出去。

李熏然瞪着他背影,嚼了嚼嘴里的核桃。

挺香。

吃完才反应过来。

 

“混蛋………….你还没把我摇起来。”

 



---------TBC------------



昨天写的灵异短篇弄得我有点透支OTZ



评论

热度(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