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雨尘2011

【楼诚衍生】【谭赵】男财男貌

潇洒的胡椒面君:

宣扬歪理邪说的晋江言情风狗血段子





谭宗明昨晚没睡好。


他一早被不知道响了几轮的手机闹铃催起来,迷迷瞪瞪地亲了一下身边睡得毫无知觉的赵启平,连早饭也没来得及吃,就匆匆忙忙去公司了。


好像前脚从家门口踏出去,后脚就迈进了写字楼,中间发生了什么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反正在下车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是那个风度翩翩目光炯炯的商界精英谭宗明了。


完全看不出昨天晚上和赵启平折腾了一夜的迹象。




“昨晚熬夜了?”安迪来送文件的时候毫不留情地戳穿了谭宗明自以为娴熟的伪装。


谭宗明揉了揉太阳穴:“你怎么看出来的?”


“一早登出来的。”安迪从手上的文件夹里抽出一份报纸,“大半夜出去吃烧烤,真不怕高血压啊?”


娱乐版块赫然写着标题“盛煊集团总裁光顾路边摊——是生活勤俭,还是企业暗含危机?”底下印着偷拍放大的照片,脸糊得跟上了马赛克一样,但从身型还是能发现那的谭宗明有点相似。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谭宗明皱眉。


“信息时代呗。谭总您的个人生活也是企业形象的代表啊。”安迪笑道,“你不澄清一下?”


“这有什么好澄清……”


话音还没说完,就看见副总急吼吼地推门进来了:“谭总,咱们股票跌了!”


“又不是天塌了,你慢慢说。”谭宗明被声音炸得脑袋嗡嗡响。


“照片!”副总一扭头,刚好看见谭宗明手里的报纸,激动得西装领都要翻上去了,“就是这个照片!诋毁!严重的诋毁!”


谭宗明看了眼身旁的安迪,她摊了摊手,回了一个“你看我说的对吧”的眼神。他略一沉思,抬头又把商界精英的面具戴上了:“你先别急,这不是没拍到正脸吗。只要我不肯定,这就不是我的照片。”




就算他们说谭总昨晚吃了路边摊又能怎样?


此时的谭宗明正坐在十万块钱的办公椅上拿着一万块钱的金笔在合同上划勾勾。


一个勾一百万,一个勾一百万,一个勾一百万……


在文件上划完勾,谭宗明抬眼看着副总:“再说,就算我说我没钱,有人信吗?”







没人信。


谭宗明前几年被称为“上海富豪界行走的心灵鸡汤”,说起话来一股老僧参禅看破红尘的味道。他曾经在采访中说过一段名言:“钱是个好东西,我只是比你们多一点罢了。我也是能吃路边摊,能穿广告衫的,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后来这段视频被人挖出来,在鬼畜界流行过一阵子,视频里谭宗明穿着他那身阿玛尼充满节奏感地演绎了一段rap:“钱钱钱钱钱钱钱钱是个好东西,我只是比你们多一点多两点多三点……”


人民群众用实力拒绝毒鸡汤,纷纷要求揭露资本家腐朽奢华纸醉金迷的日常生活。




谭宗明很无奈,但最后释然了。


既然媒体需要一个野心勃勃的资本家,那就给他们好了。


从此以后,谭宗明再也不说什么“金钱无用论”了。陈年老鸡汤全都烂在肚子里,一有机会就往安迪他们那儿灌,灌得安迪如今一加班就躲着谭宗明,生怕他拽着自己谈“劳逸结合的有氧生活”。


不过谭宗明后来也没空了,因为遇上了赵启平。







赵启平和谭宗明,可以说是非常般配的。


当然这并不只是体现在两个名字读起来非常押韵这点上。


小赵医生在学校念书的时候就是个万花丛中过的主儿。根据八卦小报的调查,这位仗着自己的好样貌,男女两边都沾,黑白两道都混,也不知怎么就上了名牌医学院,不知怎么就进了知名大医院,不知怎么就和谭宗明勾搭上,成了被包养的小白脸。


赵启平的名言是:“比起外表,我觉得有趣的灵魂更重要。”


说这话的时候,他刚到骨科上班,候诊室里坐满了骨头强行出问题的年轻姑娘。


妇产科那边说他们都没过这么多女的。


回望几年前的谭宗明,这俩人凑一块儿,堪称装逼界两大高手的巅峰对决。




赵启平和谭宗明刚谈恋爱那阵子,媒体措辞大多有些坐等好戏的味道。


正巧是一个有财,一个有貌,利益互补,各取所需。现在凭色上位、耽于美貌,今后必定恃宠而骄、色衰爱弛……


撕逼之时,指日可待。


直到有一天,谭宗明亮出了他低调奢华的婚戒,媒体才惊觉之前一直低估了赵启平的战斗力。







虽然没有举行什么盛大的婚礼仪式,但因为身份特殊,再加上撒狗粮撒得太勤,谭宗明刚结婚那阵子关注的人很多。


谭总照例是要应对各路记者的长枪短炮的,而赵启平也不得不在某些重要场合露面,回答一些刁钻奇怪的问题。


一次,一个尖刻的来访者问赵启平,如果谭宗明一无所有,你还会愿意和他在一起吗?


赵启平歪头想了一会儿,说:“可能不会。”


全场哗然。


这段访问传出去之后又掀起一阵波澜。




好在赵启平并不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每天早上起来看报纸都跟看小说似的,倒是很有意思。


老谭把两杯牛奶往桌上一放,回身又去厨房端小米粥。赵启平叼着片面包坐在餐桌前,把报纸在手里抖开,对着娱乐版块一路扫荡:“老谭啊,你是不是又要跟我离婚了?”


“……瞎扯淡。”


“安迪又骗走你一辆车?”赵启平略过那极其暧昧的标题,指了指照片里的女主角。


“这哪叫骗,这叫明抢。”老谭端着锅从厨房里出来,“你尝尝看,今天应该煮熟了。”


“我闻着像糊了。”


“……”







送走了副总,安迪难得好兴致地继续跟谭宗明聊天:“他们瞎,我可没有。你看你俩凑一块儿那样子,化成灰我都认得出来。”


谭宗明笑着摇摇头:“味道确实不错,回去闹了一夜的肚子,被那小子嘲笑死了。”


“可以啊老谭!路边摊你是吃过了,那什么时候穿广告衫?”安迪是过目不忘的,又提起谭宗明的那段名言。


谭宗明打开右手边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塑封精致的照片。那是是他和赵启平在旅行时拍的。


照片里,谭宗明揽着赵启平的肩膀,笑得又矜持又甜蜜。


仔细看,穿的果真是白色广告衫,料子又白又硬,裁剪还有些不合身。衣服上印了个箭头,直直指着赵启平的方向,箭头上方是黑体的一行英文:


“He's my lover."







当初记者采访赵启平有一段给剪了,后来有完整版视频流出来,不过那时候网上聚焦的热点已经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


赵启平说完“可能不会”之后低头喝了口矿泉水,慢条斯理地把瓶盖合上,反问道:“对很多单身的人来说,生活充实愉快的时候其实都不会急着去谈恋爱的,对吧?”


“呃……是的。”


赵启平继续说道:“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你就会想抓住点什么,不管是什么——来拯救你的绝望。”


“话是这么说……”


“所以如果老谭是在一无所有的时候想要和我在一起,很可能不是因为他喜欢我,而是因为他需要一根稻草,而我恰好在那里。我是谁并不重要,只要有人能拯救他就好。”赵启平笑了笑,“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那么即便在你一切顺利的时候,你也会希望他能陪在你身边,因为你会觉得如果没有他,一切都称不上圆满。”


他的眼光投向不远处站在摄像机外的身影,声音温柔而笃定:


“我希望我能成为他不可或缺的圆满。”






END

评论

热度(1403)